短篇。




「小葵,那個帥哥妳真的不認識喔?」不知道都過多久的事了,姐妹淘還是問。

「不知道啦,煩死了你們。」憶葵揮揮手,極度不耐煩。

「對了,明天是那個帥哥生日喔。」

「啥?!你們怎麼連這個都知道?」憶葵做了個很誇張的驚訝表情。

「嘿嘿,我們女人的情報來源可是很多呢,小葵妳也要做點功課啦。

「不了,我沒興趣。」才沒那麼蠢。

明天是那傢伙生日阿.......

 

「上次的分數知道了吧?」隔天,家教時間,易碩宇問著,咄咄逼人。

「知道了......」

「幾分?」

「77分。」憶葵說出,準備迎接老弟的嘲笑。

然而,沒有人笑。

「你們在安靜什麼阿?」

「姐,妳第一次考過70分耶。」憶晨不可思議的望著憶葵。

「什麼?可是才77分耶!」

「進步了阿。」易碩宇以平板的聲音說著。

這麼說,倒也是。

「妳看,努力還是有收穫阿,不要一直抱怨了。」易碩宇說,然後又丟下一張考卷。

「原來......這傢伙也會鼓勵人呢。」憶葵心想著,然後望向考卷。

這張看起來還好。

 

「聽說今天你生日?」課剛上完,憶葵拿了杯果汁給他。

「妳怎麼知道?」接過果汁,他一口氣喝完。

「......女人消息靈通。」她不知所云。

「妳朋友查到的?」他聽得懂。

「嗯。」她又替他倒了杯果汁。

「生日快樂阿。」

「只有這樣?真沒誠意。」這次,他沒有把果汁喝完。

「肯祝福你已經是你莫大榮幸了。」憶葵拿起茶壺,走出門外。

「唉呀!聽說今天是老師生日嗎?」母親忽地衝進來問。

「呃......」

「那真是太湊巧了,我這裡剛好有兩張哈林籃球的票呢,就叫小葵陪你去吧。」母親笑著抽出兩張票。

「老弟不是很喜──」

「好啦,就這麼決定了。來,拿去。」母親沒等憶葵說完,便將票遞給她,拿走了茶壺。

「剛好是今天晚上7點,你們等會兒就可以出發囉。」母親說,拖著憶晨走開。

他們對看一眼,然後避開。

 

「什麼跟什麼阿,天氣這麼冷還要出門。」憶葵一邊說著,一邊扣上大衣釦子。

「妳不要一直抱怨啦,妳知道我多想去嗎?」憶晨在床上看書。

「那你去阿,也不知道老媽幹麻叫我去。」憶葵撥撥頭髮,戴上髮圈。

「妳不知道老媽的用心良苦阿~」

「什麼東西?」

「沒。」

 

「好冷阿。」明明已經三月了,天氣怎麼還這麼冷?

「會嗎?」易碩宇看著她,厚重的大衣加上圍巾,怎麼還會冷?自己只穿了件外套而已。

「...我從小就怕冷又怕熱,也不知道為什麼。」憶葵說,聳聳肩,嘆了口氣。

「難怪性格也陰晴不定。」

「哼。」她懶得跟他吵,每次都要說這種話激她。

「喂,哈林籃球隊是什麼阿?」憶葵看著票,地點是離這裡不遠的體育館。

「表演的就是了,反正跟妳解釋妳也聽不懂。」

「......嗤,真討厭。」

也許每次都是吵嘴,但漸漸的,沒有吵得那麼兇了。

也許兩人都厭了吧?

 

體育館,籃球隊正表演著,現場氣氛熱絡。

「哇!超酷的耶!」憶葵大叫著,大衣和圍巾早就扔在一旁。

易碩宇只是喝著咖啡,平靜的看著。

「你怎麼都沒反應阿?」憶葵問著,瞬間又是一個灌籃。

「本來以為會很精采的,沒想到是這樣。」

「什麼意思阿?」

「這種表演,是給你們不懂籃球的人看的。我們想要看的是競爭、競爭!」易碩宇伸出食指搖了搖。

「他們根本沒有認真防守,一點都不刺激阿。」他攤著手說明。

「是嗎...我覺得很精采呢。」憶葵有點失望的坐了下來。

「妳喜歡就認真看阿。」

「可是你這麼一說,總覺得會歡呼的都是門外漢了。」憶葵洩氣的踢著腳。

「個人看法不同啦,說不定只有我這麼覺得阿。更何況歡呼的人那麼多,沒有人會特別注意到妳的。」語氣仍然平淡。

易碩宇喝著咖啡,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原來他也會安慰人吶......雖然沒有安慰到什麼。」憶葵偷偷看他,對他有點改觀了。

 

「妳會不會餓?」散場出來,已是九點多。憶葵身上的大衣和圍巾又穿了回來。

「有點耶。」憶葵摸摸肚子,沒有所謂的女生矜持。

看到憶葵直率的舉動,易碩宇笑了。

「你笑什麼?」憶葵狐疑的看著他。

「沒什麼,那邊有夜市。」

「噢噢,太棒了,應該有蚵仔煎吧?」憶葵顯得異常興奮。

「應該有吧,妳幹麻那麼高興阿?」

「我上次去夜市是5年前的事情了。」憶葵說,眼神裡的光芒黯淡了下來。

「千金大小姐果然不一樣,不會到這種低級的地方吧。」易碩宇調侃了起來。

「才不呢,有錢,過的不快樂又有什麼用。」憶葵沒有被激怒,嘆了口氣。

「...妳想買什麼,我都買給妳吧。」

「咦?」他人那麼好喔?

「妳要多出來外面看看,要試著獨立一點。」易碩宇竟訓話起來了。

「你又不是我爸。」憶葵抱怨著。

「不過我爸也不會這樣說......」憶葵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聲音變得很小。

「欸,妳不是要吃東西嗎?趕快去看要吃什麼啦。」易碩宇沒說什麼,只是這樣講。

「喔。」憶葵甩甩頭,漾開一抹笑。

 

「今天,謝謝你。」手裡拿著關東煮,憶葵竟感到小小幸福。

「妳說什麼?」他沒聽清楚。

「沒什麼。」

如果越吵感情會越好,那麼從今天開始,憶葵願意再吵幾次架。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