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離寒假結束剩不到幾天。

「這英文搞什麼?那麼難阿!單字那麼多!」一名女孩在家中的書桌前抱怨著。

她名叫蘇憶葵,高二,去年以優異的成績考上當地最好的高中。

除英文外,保持全科滿分,令人訝異的成績。

然而........

 

「什麼嘛!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符號就可以成為一個語言?氣死人了!」憶葵說著,便將課本摔向地上。

「姐,妳幹麻摔我課本阿?」憶葵之弟,憶晨走進房間,將英文課本撿起。

「你、你的課本?」憶葵睜大了眼睛,讓她苦惱的竟是國二英文?

「我真的搞不懂妳的腦部構造耶,英文爛成這樣.....」

「我怎麼知道阿?日文韓文就很簡單阿,誰知道英文那麼難。」憶葵翹起二郎腿,不削的說。

「明明就是妳有問題。」憶晨小聲的說。

「什麼?」

「沒事。」

 


「小葵,妳來一下。」客廳,憶葵的母親叫喚著她。

蘇家是市區裡的富豪家庭,光是客廳就裝飾著許多名貴的花器,

電視是最新型的電漿電視。連擺在桌上的紅茶都是直接進口的。

「什麼事?」憶葵走進,坐在母親旁邊。

「我看你這上學期的成績單...英文還是不太理想。」憶葵的母親有著出眾的氣質,年輕的外表,說他們兩人是姐妹也沒人懷疑。

成績單上,每科平均都在85分以上,當然,英文除外。

是低空飛過的60.8分。

「是非常不理想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英文好難阿!」憶葵踢著腳抱怨著,她也很想讀好阿!

「妳這樣不行,都二上了還這樣,以後怎麼辦?看來要請個家教才是。」母親苦惱著。

「不要啦,請家教很浪費錢耶!」說穿了,憶葵只是不想補習罷了。

「我看妳這樣的程度......先跟弟弟一起上上看好了。」

「什麼?!」

 


「我高二耶,竟然跟國二一起上英文。」書房,憶葵斜眼看著憶晨。

「要不是某人英文太差,差到連國二的課本都看不懂,又怎麼會這樣呢?」憶晨斜眼看回去。

「哼!」憶葵撐著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小姐,少爺,家教老師來了。」管家傅爺爺敲敲門,帶著老師進來。

「老師,這位是今天先來觀摩的小姐,蘇憶葵。」

憶葵微微的跟他點點頭,這老師看起來才20出頭阿?這麼年輕。

沒有仔細看,不過一頭爽朗的黑髮,長得挺不錯就是。

「你好。」憶葵說。

「我是易碩宇。」家教老師說,聲音低低的。

「小葵阿,妳可不能小看家教老師。他今天才大一呢,還是S大學的喔。」母親突然闖了進來,拍拍家教老師的肩膀。

「喔。」憶葵沒什麼反應,學歷好又能代表什麼?

「那個,蘇媽媽,她....是國二嗎?」易碩宇指指憶葵。

「不,她高二了。可惜什麼都好,就是英文奇差無比阿!」

「媽!」憶葵叫出聲,這樣太丟臉了吧?

「怎麼啦?對了,她的成績單給你看看吧。」母親遞出成績單。

「不要~~」憶葵只能心理OS。

「G女中....英文60?」雖然他的語調仍然平淡,但感覺出有一絲驚訝。

而且成績單上的評語還是:把這麼好的學生當掉實在可惜,讓妳加分勉強及格,下次英文請再多加努力。

「是阿,這讓當媽媽的我不禁非常擔心呢。小葵什麼語言都學得很快,不知英文出了什麼差錯?」

如果此時地上有洞,憶葵一定毫不猶豫跳下去。

 

「這個,妳寫寫看。」易碩宇遞出一張英文試卷,憶葵接下。

「老師,今天要考試吧?」憶晨舉手發言。

「嗯,這張。」易碩宇遞出一樣的考卷。

憶晨突然發出詭異的笑容。

「你笑什麼阿?」憶葵問,有點惱怒。

「妳就不要考得比我差。」他說完,開始動筆。

「開玩笑,再差也贏你。」

但一面向那考卷,憶葵就無言了。

也許,英文對她來說還是太難了吧。




心血來潮的創作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