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手上握著考了84分的英文考卷,憶葵的心情非常好。

「唷,心情很好喔,是不是交男朋友啦?」這群花痴,一天到晚想著談戀愛,怎麼進到這所學校的阿?

「才不勒,你們看!」憶葵秀出英文考卷。

「哇!小葵竟然考84分耶,我們都覺得這張有點難說。」

「那你們考幾分阿?」有點難是多難...

「90。」「97。」「93。」

「聽起來都很高分阿,哪裡很難?」憶葵不解。

「哈哈哈哈哈......」他們只是打著馬虎眼。什麼跟什麼阿?

 

「小葵終於進步了,媽媽好開心阿!」回到家,母親開心的抱著憶葵。

但憶晨似乎不太開心。

「這樣我就贏不了妳什麼了,真討厭。」星期六的午餐,他隻手撐著臉,氣呼呼的說。

「唉唷,這有什麼好討厭的嘛~你應該要為姐姐我開心阿。」憶葵吃著平時討厭的花椰菜,心情很好。

「等下碩宇哥要來喔。」憶晨簡單的說。

「咦?為什麼?」憶葵停下手邊的動作。

「媽請他來家裡玩阿。」

「玩......」憶葵無言,這是大學生會做的事情嗎?

「還不是因為妳。」憶晨加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話,便離開餐廳。

「因為我?」憶葵一頭霧水,是要加強英文嗎?可是...玩?

 

下午,氣象預報今晚會有颱風登陸。

「這樣他回去時怎麼辦呢......」正這麼想的當兒,門鈴響起。

「我去開門!」憶晨說,便跑了出去。

「真是的,讓小葵去嘛。」母親心中的OS。

「蘇媽媽好。」易碩宇進來,很有禮貌。

「不用客氣,坐吧坐吧,我去拿點心來。」

「不用麻煩了。」雖然這麼說,母親還是很快就跑進廚房。

易碩宇將外套脫了下來,拍拍外套上的雨水。

「我幫你拿去掛。」憶晨接過外套。

「外面雨很大喔。」憶葵坐在沙發上,無趣的轉著電視。

「超大的,晚上會有颱風?」他在她旁邊坐下。

「對阿,你可能回不去。」憶葵說,起身拿了雙拖鞋給他。

「謝謝。聽說妳英文考了84分阿?」

「你怎麼知道?」是有傳得那麼快嗎?

「妳不知道妳弟每天都跟我通電話嗎?」易碩宇說,眼睛盯著氣象預報,看來要回去是很難的了。

「是考了84分阿,可是還是不怎麼樣。」憶葵說,嘆了口氣。

「有進步就好了。」

「才不行勒,同學都考90分以上的。」

「唉,不要對自己要求太高,這樣只會造成過度的壓力。」

「不要求高一點就達不到標準的,人都是懶惰的,必須要逼緊一點。」

有點火藥味。

「來,這是我和小葵做的手工餅乾喔。」母親端著脫盤進來。

「原來叫我做餅乾是這麼回事。」憶葵碎唸著。

「不知道吃了會不會有事阿?」易碩宇刻意的說。

「不想吃就不要吃阿。」憶葵不知怎麼的,不太高興。

她起身,走出客廳。

「搞什麼阿......」女人心海底針,易碩宇咬了口餅乾,還滿好吃的。

 


房間,憶葵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很焦躁。

「阿阿阿!怎麼回事阿?」來回不停踱步,她找不到答案。

「姐,妳真的很笨耶。」憶晨沒敲門就走了進來。

「喂,怎麼可以擅自闖入別人房間阿?」

「不要把氣出在我身上。」憶晨老氣的說,一屁股坐在憶葵床上。

「我哪有生氣阿?」憶葵問,表情很兇。

「妳看看妳,這個臉難道不像在生氣嗎?」

「隨便啦,你來幹麻?」

「沒阿,就來晃晃。」

「晃?對了,你每天晚上都跟易碩宇那傢伙通電話阿?」憶葵說,也坐到床上。

「不要叫他那傢伙好不好?他可是比妳偉大多了。」

「呸。你每天跟他通電話,有那麼多話可以說喔?」

「有阿,我跟他可是超級好朋友耶。」憶晨說,心裡想著怎麼有個這麼沒氣質的姐姐。

「所以你把我考84分的事也告訴他囉?」憶葵向後一躺。

「對阿,不能說噢?」憶晨也往後躺下。

「沒有。」

然後是一段靜默。

「姐,妳對碩宇哥有什麼感覺阿?」

「問這幹麻?」

憶晨沒有回答。

「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啦,就是一個有點討厭的家教老師。」憶葵說,開始在床上翻滾。

「只有這樣?」

「嗯...還有就是,看到他就會很焦躁。」憶葵說著,沒什麼特別反應。

「喔,我知道了。」憶晨說,從床上坐起來。

「知道什麼?」為什麼四周的人老說著些奇怪的話?

「沒,等下要吃飯了。」說完,憶晨走出房間。

 

「媽,爸不是下禮拜就會回來嗎?」晚餐時,憶葵興奮的問著。

「對阿,到時候一定要叫他帶我們一起出去玩個夠。」母親說著。

「不要吧,老爸不是很累嗎?給他休息比較好吧?」只有憶晨說的畫比較成熟。

「嘖嘖,爸休息一天就夠了,一定要叫他帶我們出去玩。」憶葵搖搖手。

「到時候碩宇也可以一起來喔。」母親說,露出微笑。

「謝謝。」易碩宇倒是沒有推辭。

「鈴~鈴~」電話鈴聲響起。

「我去接。」管家傅爺爺說,便走開了。

「會是誰打的阿?」

「夫人,先生說他可能無法下禮拜回來了。」

「為什麼?電話掛掉了嗎?」

「掛掉了,先生說似乎業務上出了點問題。」

「真是......」母親嘆息。

「碰!」突然一陣聲音,憶葵站了起來。

「他那麼不想回來,乾脆永遠不要回來算了啦!」憶葵大吼,衝出飯廳。

「小葵......」母親擔心的望過去,沒有人想這樣子的阿...

「媽,打電話給爸爸啦。」憶晨說,臉上的表情既生氣又失望。

「那個,我去找她好了。」易碩宇站起身,去找憶葵。

「麻煩你了,那孩子......其實很怕寂寞的呢。」

 


「什麼業務出問題,請別人處理就好啦,根本就不想回來吧......」憶葵在房間裡,整個人縮成一團,這是她的難過方式。

「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是誰?」聲音接近嘶啞的憶葵問著。

「我。」他的聲音很特別,一聽就能辨認。

「幹麻啦?」憶葵沒有開門的意思,仍然縮成一團。

「妳突然跑掉,很任性。而且妳媽媽和妳弟都很擔心喔。」

「用不著你管。」

「老師不是只教人課業的,人生哲理也是必要的課程。」

「反正這只是你的兼差工作。」憶葵的聲音很小,很微弱。

「總而言之,妳這樣是不行的。」

「你懂什麼?我爸一年裡面在家的時間幾乎不到一個月,他老是說要讓我們全家過最好的生活。

可是...可是他不在家,家裡再舒適又有什麼用?還是少了一個人阿!反正你不會懂的,我想你家裡一定很美滿。」

憶葵的聲音漸小,越來越哽咽。

「妳───」

「我不要聽你說!你又不了解,根本不了解我,憑什麼來這裡說教?」憶葵大叫,把他的聲音蓋過去了。

一陣沉默,門外傳來輕輕的嘆息。

「我父母,在我成年以前早就死了,兩個都是病死的。跟我比起來,妳算是很幸福的了。

我不懂,我怎麼會不懂呢?少一個人的感覺很差,但總比自己一個人好吧?

至少妳現在都還有母親跟弟弟,爸爸也還在阿。一個人自己生活,是不管再怎麼傷心難過,

都沒有人安慰你,也不會有個肩膀給你靠。難過的時候沒有傾訴的對象,孤獨的時候也沒有人陪。

我的確不是很了解妳,但我認為,妳應該想想妳還擁有什麼,而不是一昧的抱怨少了什麼。」

兩人之間,隔著一道門,卻能感到彼此的悲傷。

「妳慢慢想想吧。」一聲嘆息,易碩宇走開了。

憶葵並不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她立刻就後悔了,自己的過度衝動,可能傷到了他。

她想道歉,想說聲對不起,可淚水氾濫,哽咽的她發不出一絲聲音,只能哭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