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英文白癡~英文白癡~」最近,憶晨有意無意就會說出這句話。

「幼稚。」憶葵罵他,心裡卻是氣得牙癢癢。

已經開學兩個禮拜了,三次的英文考試,只有一次及格。

憶葵看著那三張考卷,心中想著兩件事。

第一件,這兩個禮拜,她和家教老師完完全全槓上了。

第二件,明明很努力了,為什麼還是無法考好?

 

「這裡文法不能這樣用,一個句子裡不能用兩個動詞。」練習寫句子時,憶葵總是被糾正。

「......那要怎麼用阿?」她問,但口氣不太好。

易碩宇斜眼看了看她。

「看你弟的,他沒錯。」她不懂他為啥老是擺出高姿態?

「什麼?看我弟的?」這對愛面子又倔強的憶葵來說,是種極大的污辱。

「他寫對阿,妳就問他。」

「什麼話?你是老師耶!既然我不會你應該要教阿。」憶葵總是怒氣沖沖。

「學生互相學習也是重要的事。」

「歪理!」憶葵很想揍他。

「既然妳不認同我說的,那又何必來這裡學習呢?」易碩宇靠近她的臉,以嚴肅又小聲的聲音說。

「你───」憶葵漲紅了臉,但無力反駁。

 

「那傢伙根本是個討厭鬼!」每當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聊起,憶葵總是這麼說。

「怎麼會?家教耶,而且還是跟年紀差不多的帥哥。」但姐妹淘總是沉醉於帥哥。

「天阿!他只是長得還不錯而已,更何況你們沒有看過阿,幹麻那麼花痴?」憶葵不懂他們在幸福什麼?

「拜託!帥哥家教是我們夢寐以求的耶!」

「那你們幹麻不去請阿?」

「誰像小葵妳家那麼有錢嘛。真好,帥哥家教耶~」

憶葵只能嘆氣。

 


「有錢又怎麼樣呢?老爸根本就不常回來。」中午,憶葵獨自一人帶著午餐──奶油麵包,來到頂樓。

父親老是說要賺很多錢,讓家裡過得更舒適、更幸福。

但是他又怎麼懂呢?不只憶葵,母親與憶晨想要的,就是父親回來。

「最幸福的,是全家在一起阿。」憶葵自言自語著。

轉過身,想要下樓,卻看見一人靠在門口站著。

怎麼感覺......很像易碩宇那傢伙?

那人似乎注意到她了,他們對看,然後避開。

「你怎麼在這裡?」兩人同時問著。

「我是學生阿。」憶葵理所當然的說。

「我下午有演講,這裡。」易碩宇解釋著,聲音平淡。

「你就是老師說的那個天才大學生?」憶葵不敢置信的問。

「算是吧。」語畢,微風吹起。

「妳跑到頂樓不太好吧?不是寫了禁止進入?」沉默一會兒,易碩宇開口道。

「還有資格講我?」憶葵不削的說,手上握著吃一半的麵包。

「它只寫了『學生禁止進入』,我又不是這裡的學生。」易碩宇手上拿著一瓶咖啡。

「可是還是學生阿,它又沒說『這所學校的學生』。」憶葵也靠上牆壁,開始玩起文字遊戲。

「英文考得怎麼樣?」他問,沒有參與遊戲。

「......還不知道啦。」她不耐的回答,為什麼一定要提起那種討厭的事阿?

「口氣可以不要那麼差嗎?」易碩宇說,口氣仍然平淡。

她瞪了他一眼,沒由來的,看到他就煩躁。

「午餐只吃麵包阿?會發育不良。」

「那是我的事。」憶葵無情的回答。

事實上,她從來沒給他看過好臉色。

「老是一副臭臉的,難怪沒人喜歡。」易碩宇無奈嘆口氣,站起身來。

「你說什麼──」

「快打鐘了,我先走了。」沒等憶葵發飆,他逕自打開門,走下樓梯。

「......呿!」她也搞不懂,兩人對話沒一次愉快。

 

「哇,那演講的人還滿帥的耶。」周會散後,剛放學,一群一群的女孩子們還在聊著那傢伙。

「小葵,我們想去找他合照耶~妳要不要去?」姐妹淘問著。

「不要。」超簡略的回答,打死她都不要。

「唉唷~一起去嘛,而且小葵妳最大膽了,幫我們跟他要求一下啦~」說穿了還不是利用她。

「我‧不‧要。」小葵轉身,以堅定的眼神說出三個字,然後就甩開姐妹淘準備去搭公車。

「小葵~」

「我聽不到、聽不到!」憶葵嗚住耳朵,裝做沒聽到,跑跑跳跳的。

然後,她撞上了那傢伙。

「噢!」本來要往後倒的,手卻被另一隻手拉了起來。

肩膀差點脫臼。

「妳耍什麼白癡阿?」易碩宇瞇眼看她,聲音依舊平淡。

「很痛......」憶葵騰出另一隻手指指肩膀,然後哀怨又贈恨的盯著易碩宇。

「是妳自己要撞我的。」他鬆開手。

「小葵,妳認識他喔?」姐妹淘一擁而上,連只是知道名字的都跑來了。

「.........」憶葵覺得頭痛,絕對不能說認識,否則......

見憶葵不說話,眾女生也不管她,爭相著找易碩宇合照或是要MSN。

被人潮推來擠去,憶葵覺得肩膀更痛了。

「一群花痴。」她小聲咒念,然後避開人群去等公車。

「這樣正好,沒人跟我搶位置。」她這麼想,但心情更顯煩躁。

「喂。」她聽到那聲音。易碩宇從後方跑來。

「你、你怎麼逃出來的阿?」她驚訝的問他。

「仙人自有妙方。我載妳回去。」他說,微微喘著氣。

「為什麼?」

「妳媽說如果我看到你就順便載妳回去,反正等下要上課。」

「喔。」

 

「我明天不敢去上學了...」走去機車停的地方時,憶葵自言自語道,肩膀還是很痛。

「為什麼不敢?」可易碩宇聽到了。

「我一到學校,他們一定要會追問我你的事情。」憶葵嘆氣,轉轉肩膀。

「噢!」痛到她叫出聲了來。

「妳幹麻?」

「肩膀很痛啦。」她說,又瞪了他一眼。

「真的很痛?」他停下來,按按她的肩膀。

「哇哇哇!你不要亂按,很痛!」憶葵阻止他。

「......我帶妳去看醫生好了,書包給我。」易碩宇伸出手。

憶葵沒說什麼,將書包遞給他。至少他懂得負責任就好。

負責任?這樣講好怪。

 

「小葵妳沒事吧?媽媽好擔心喔。」坐那傢伙的車回到家,母親一下子便跑出來迎接。

「沒事,只是有點痛。」憶葵說,看著從旁邊進門的易碩宇。

「老師,真是太感謝你了。我們小葵就是愛玩,老是受傷,還麻煩你了。」

「不會,蘇媽媽您太客氣了。」他微笑,但那笑有點邪惡。

「做作的騙子。」憶葵從他手上拿回書包,咒唸著走回房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