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現世。


「一之瀨隊長,第三組聯絡不上,好像是出事了!」結界邊緣的塔上,一名隊員向介矢報告著。


「怎麼會這樣...」介矢正疑惑著發生了什麼事,忽然感到後方有一股殺氣──


「小岩井,快趴下!」他大吼出聲,但已經來不及,虛的攻擊已將該名隊員的頭虜砍下。


鮮血濺起,噴上了介矢的臉,「可惡!」他拔出斬破刀,那是不久前得到的。


「該死,怎麼會完全沒發現呢?該不會其他人都...」他想著,一邊躲開虛的攻擊。


那虛身形龐大,兩隻手如鐮刀般銳利,不是一般角色所能對付的。


一步、一步,虛邊揮著鐮刀破壞地面,邊向介矢逼近。


「展翅吧,鷹魂!」介矢大喊一聲,斬破刀頓時化為碩大的黑鷹,呼嘯著穿過虛的身體,留下個大洞。


虛停滯了幾秒,然後應聲倒下,消滅不見。


介矢喘了口氣,心中備感不妙,恐怕敵人有上百隻以上,那可不是他一人能對付得了的。


「呀──!」遠方處傳來尖叫聲。


「...該死!」介矢迅速啟程,奔向聲音的來處。


一隻比剛才更龐大的虛抓著一個小女孩,正準備下手。


「住手!」介矢憤怒的大喊,朝大虛衝了過去。


「你想要救她嗎?那可得看你有沒有本事呢!」虛發出了聲音,甚至還狂笑著。


介矢停了下來,女孩現在正在牠手中,沒有辦法硬碰硬。


大虛將那女孩放到自己銳利的牙齒旁邊,「就這樣決定吧,你現在對自己砍一刀,然後走過來讓我撕裂你,到時候她就能平安無事
啦!」


這隻大虛不只是殘忍,更是瘋狂的病態。


「你──」介矢掙扎著,眉頭糾結成一團。


「怎麼了?難道你想要看著這個手無寸鐵的小女生被我咬死嗎?」大虛將女孩晃了晃,女孩哭喊著,她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介矢握緊了拳頭,一手將刀高舉起──


咻──!


在沒有人來得急反應之時,小女孩從虛手中消失,穩穩的被燁抱著。


「小燁!」介矢驚訝的叫著。


「我把小女生救回來了。」燁沉穩的說著,小女孩此時已昏倒。


此刻四面八方聚集了許多大型虛,朝著他們逼來,將他們團團包圍。


介矢與燁緊張的背靠著背,呼吸急促。


死亡已在邊緣徘徊,也許下一秒,就是死期。


「...小燁,妳聽我說,我等會兒幫妳殺出一條路,妳就帶著小女孩快點逃跑。」介矢閉上眼睛,緩緩開口。


「可是,介矢哥你──」


「不要說了,現在這個狀況,我們不可能全身而退的。」介矢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雙手緊緊地握著斬破刀。


「不,我才不要!」燁大喊,犧牲這種事情她可是想都沒想過,也不敢想。


「夠了!叫妳走妳就走!」此時一隻大虛對著他們展開攻擊,巨大的破壞力連地面都碎裂了。


「展翅吧,鷹魂!」介矢再度唸了解放語,黑翼大鷹衝了出來,為燁開了一條路,「快走!」介矢大喊。


燁還遲疑著,突然一隻尖銳的觸手出現在她背後,朝她刺來──


「小心!」下一秒,鮮血染紅了燁的視線,她看到的是尖刺穿過了介矢的胸膛,染滿了血。


「介矢哥!」燁幾乎是哭喊了出來,情緒接近崩潰。


「不要管我,快走阿!」介矢大吼,尖刺從他胸膛縮回,他跪倒在地,視線所及之處是一片血灘。


燁忍著傷痛,抱起小女孩,奔出了重圍,「介矢哥,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許多白色的大觸手擋住了她的去路,「哪有這麼輕易讓妳逃跑?」尖細的聲音出現在她耳後,突然一根針刺進她背後。


燁愣了愣,那似乎是毒針,會慢慢折磨人直到死亡的毒。


「你選錯了武器,」燁猛然回頭,「我可是還不會死!」她大喊著,一隻手指對著那大虛。


「破道之四‧白雷!」一陣白色的閃電短暫照亮了黑夜,巨大的威力讓四周的建築物都崩塌。


燁沒有時間查看虛是否死亡,她回過身繼續跑著,不斷跑著、跑著...


不記得跑了多久,她的視線早已模糊,淚水與血水混在一起,又鹹又苦,卻怎麼也比不上內心如撕裂般的劇痛。


直到看到前面有人影,她才放棄了奔跑,跟著小女孩一起倒下。


「...柳生學姐?」像是從另一個世界飄來的聲音隱隱約約傳入燁的耳中,她咳了幾聲。


「快去救...介矢哥....」說完這句話,她便昏了過去。

 



當她再度恢復意識,已經是幾星期以後的事了。


紀芽哭著收下與介矢同期的檜佐木修兵帶回的,唯一和介矢有關的東西。


金屬的耳環。


沒有人知道一之瀨介矢究竟是生是死。


「小燁,這個給妳。」紀芽揉著紅腫的雙眼,將耳環交入燁手中。


她收下,一句話也沒說,眼眶卻濕了。





幾天後,紀芽在家中發現燁練習時最常用的那把刀,附近還有幾片雪花。


窗外一陣風吹入,她彷彿聽到了燁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說著,


「對不起。」

 

 

 

 

柳生燁的過去,到這裡結束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