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轉眼間,已過了三年。


「喝!」一道道刀影落下,山坡上,15歲的柳生燁揮著刀。


晚霞緩緩的從天空隱沒,映著她的臉、她的衣服、她的雙手。


原本只是及肩的頭髮已長到腰際,紮成俐落的馬尾。身上穿著真央靈術院的衣服。


「喝!」柳生燁又揮下一刀,汗水從額頭上滴落。


小時候所下的決定,一直都沒有改變。


所以她不斷努力著,變強、再變強,這樣才能夠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小燁,吃飯了喔!」紀芽從山坡下的小房子裡走出來,對她喊著。


柳生燁停下動作,用手背擦擦額上的汗珠。


「還有阿,哥哥他回來囉!不快點的話,飯會被他吃完的!」紀芽又接著說,臉上洋溢著神秘的笑容。


柳生燁呆了片刻,隨即又回過神,收起刀緩緩走下山坡。



 


「我要開動了。」餐桌上,三人一同說著。


「哥哥,你下次要去哪裡出任務了阿?」紀芽輕鬆的問著。


介矢同樣就讀於真央靈術院,是燁的學長,因為資質聰穎,已經確定畢業後會進入番隊擔任職務。


三年了,他的頭髮沒有變長,反而剪了個比當年更短的清爽髮型,身高也接近180公分,耳朵上還叛逆的戴了個金屬的小耳環。


「嗯..下次嘛,聽說要帶一年級的學弟妹去現世進行模擬演習。我這次是結界組的隊長喔!」介矢侃侃而談,一邊將菜放入嘴中。


燁不發一語,默默的吃著晚餐,聽他們的對話。


介矢看了她一眼,動手將許多肉放入她碗中,「還不到半個月吧?妳怎麼又變瘦了?」


紀芽這才開始抱怨,說燁總是過度練習,常常讓自己受傷也不在乎。


「哦?那妳一定進步很多囉?明天我們來比一場吧!」介矢挑起眉毛說著。


燁仍然沉默。



 


第二天黃昏,山坡上是兩把刀對決的聲音。


燁的刀細長而輕盈,介矢的刀寬變而沉重。


燁的攻擊快速猛烈,招招的對準了要害。


「妳的刀好快。」介矢出聲,用刀背擋住了燁的攻擊,踏出一步立刻揮過一刀,燁迅速往後一跳,避開攻擊。


她的呼吸早已絮亂而急促,汗水也溼透了衣裳。


打不到他。


戰鬥早持續了不知道多久,燁不斷出擊,但招招都被介矢擋了下來,巧妙的化解。


介矢仍然維持一貫自信的笑容,沒流什麼汗,態度從容、呼吸沉穩。


「小燁...休息一下吧?」看著滿頭大汗的燁,介矢輕輕皺起眉頭。


「...不,我還可以。」燁堅決地搖了搖頭,再次舉起刀,但雙手已握不住任何重量,刀應聲掉落。


「小燁!」介矢快速奔上前,阻止她再度撿起刀。「妳的手給我看看。」


燁立刻將手收到背後,介矢卻硬是拉了過來,看到了驚訝的畫面。


她的雙手紅腫,長了許多水泡,也佈滿許多傷痕,讓人看了感到不捨。


燁迅速抽回了手,「我...我沒事。」彆扭的盯著草地。


「手伸出來,我幫妳擦藥。」介矢拿出個黑色的小罐子,旋開蓋子。


「不用了,我──」


「手伸出來。」介矢不等她說完,語氣強硬的說,表情也變得嚴肅。


燁只能紅著臉伸出手。


四周陷入一片沉默,只聽得到樹林中的蟬鳴聲,逐漸西下的夕陽也映照在他們身上。


介矢替燁的雙手上藥,動作十分溫柔細心。無法掩飾、比夕陽更紅的顏色爬上了燁的雙頰。


「好了。」不久後,介矢旋緊蓋子,宣佈道。燁仍然望著草地,一句話也沒說。


「妳阿,不要老是皺著眉頭行不行?」界矢用手指彈了彈燁的眉間,燁痛得閉起眼睛,手撫著眉間。


「我知道你很努力要變強,可是也不能把自己逼得太緊了。不要這麼逞強,有時軟弱一點、沒用一點也沒關係的。」


介矢抬起頭望著夕陽,橘紅色的光照在他炯炯有神的黑色雙眸中,顯得美麗。


「...對不起。」燁仍然撫著眉間,用微弱的嗓音說著。


「嗯?妳剛剛說什麼?只有謝謝我才接受喔。」介矢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塵,轉過頭對她爽朗一笑。


「...嗯,謝謝。」燁愣愣的看著介矢,又低頭望著草地。



 


謝謝你,介矢哥。


可是現在的我,沒有資格軟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