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原田菜緒生在一個極為平凡的家庭,父親是貿易公司的普通員工、母親是全職主婦,至於她,則是在銀行上班的小職員。因此,當原田先生的上司─船越先生向他們提親時,原田一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雙方約在一家法式餐廳見面,那是菜緒從來沒去過的高檔餐廳,店內的侍者穿著統一的潔淨制服,悠揚的古典音樂飄盪在空氣中,讓人的舉止都跟著優雅了起來。菜緒穿著她最好的一套洋裝,拘謹地坐在位置上,默默聽著雙方家長互相介紹自己的孩子。而坐在她對面的,便是她的相親對象─船越武郎。

「菜緒小姐,妳長得真漂亮。」船越武郎盯著菜緒瞧,毫不諱言地稱讚,菜緒的臉頰瞬間浮上淡淡的紅暈。

的確,菜緒雖不能算是絕色美女,但也絕對是人人都會稱讚的類型。她留著一頭柔順光滑的黑長髮,皮膚略顯蒼白,卻有種病態美,小巧的鼻子以及微翹的唇形搭配得恰到好處。而令人最驚艷的,莫過於她那雙具有穿透力的靈動雙眼,有時還散發出若有似無、魅惑的紅光,和她對上眼的人無一不被吸引。

事實上,菜緒的前三任男友都是愛上她的雙眼才跟她交往的。然而這三段戀情最終都告吹,原因十分簡單,當交往的時間久了之後,三個男人都深深體會到,在菜緒那雙誘人雙瞳底下的,是一個毫無個性可言的女人。

這也是菜緒為什麼會坐在這裡的原因。船越武郎是個有名的花心小開,長得雖然帥氣,但僅僅是虛有其表。靠著父親的錢與權,在公司擔任無所事事的職位,成日流連於花街巷弄,沉溺在酒店女人的懷抱中。一個正常的女子是不可能和這種人相親的,原田夫婦無疑是為了錢,這個平凡的家庭裡最不平凡的事,就是家中的房貸與債務。然而菜緒又是為了什麼呢?

「你太客氣了,武郎先生。」菜緒禮貌地回答,視線朝船越武郎一瞥,發現他仍舊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瞧,又羞赧地低下頭,默默盯著桌上的鮭魚排。

「不,我是說真的。尤其是妳的眼睛…好像要把我吸進去一樣…真是太美了。」船越武郎誠心地說,見識過多少美貌女子的他,竟也為菜緒充滿魅力的雙眼著迷不已。

已經聊起婚禮細節的雙方家長這才回神聽見兩人的對話,原田太太趁勢繼續推銷自家女兒,描述菜緒學生時期有多少男孩追求,拜倒在她迷人的雙眼之下,彷彿深怕這段姻緣會從手中溜走。

於是菜緒再度沉默,聽著母親繼續以極度誇飾的手法提起陳年往事。但她並不感到可惜或尷尬,或許沉默才是最適合她的。

 

雙方選在七月舉行婚禮。婚禮辦得十分順利,菜緒的初夜也十分愉悅,她的丈夫似乎經驗老到,完全明白初夜的不舒適,所以非常溫柔地對待她。兩人到長灘島度蜜月,那是菜緒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他們白天在沙灘上散步、玩水,累了就到岸邊的餐廳用餐,或是逛逛商店街,採購紀念品,每一晚都激情地度過。菜緒發現他們兩並不常交談,談論的只是餐桌上的菜色,或是該買哪些紀念品。大多數的時候兩人都在接吻和做愛,一天最高的次數是五次。船越武郎似乎對這件事樂此不疲。至於菜緒,雖然頻率高的幾天感到體力透支,但也頗能享受其中歡愉的快感。

開始幾個月的新婚期,兩人非常甜蜜。但在兩人結婚一年後,一切似乎慢慢地走調。菜緒的肚子毫無消息,這是雙方家長最擔心的事情,船越先生會急著讓船越武郎結婚,無非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毫無成材之勢,盼望趕快生個孫子好繼承家業;而原田家明白,若菜緒一直生不出孩子,船越家肯定會不斷施壓,甚至威脅要追回當初代還的債款。原田太太每天打給菜緒要她鉅細靡遺的報告兩人的房事,甚至三天兩頭要求菜緒去婦產科做檢查,只可惜這一切都徒勞無功。

但那卻不是菜緒最難過的事。

船越武郎在兩人結婚第二年的十月中旬之後開始天天晚歸。之前他雖然偶爾會在半夜才全身酒味的回到家,但菜緒並不擔心。事實上,船越武郎一直都很迷戀菜緒,不論是肉體或是雙眼。他甚至還會要求菜緒在做愛時張開眼睛看著他,那每次都能讓他的情緒更加亢奮。菜緒認為,雖然他的要求有那麼一點點的病態,但那是只有菜緒才能做到的事,是其他女人無法取代的。她真是大錯特錯。

船越武郎有時甚至連著兩天不回家,卻一通電話都沒有打。但菜緒一聲不吭,他們本來就很少交談,現在只是變得更沉默了。菜緒每晚坐在客廳等他回來,她開始花心思在情趣用品上,有時穿著若隱若現的透明睡衣、有時穿上引人遐想的水手服,期盼在丈夫歸來的晚上,兩人能夠盡情地度過歡愉的夜晚。這樣的策略在某種意義上是有效的,船越武郎在較早的時間點返家時,絕不會放過任何一次做愛的機會。但菜緒若以為能夠用肉體綁住他,那實在是太天真了。

 

船越武郎在兩人結婚二周年時提出離婚的要求,理由是菜緒生不出孩子,但兩人都明白這並不是主要的原因。船越武郎在外頭有一個固定的女友,她雖沒有菜緒勾魂的眼睛,卻也十分有姿色。重要的是,她懂得如何抓住船越武郎的心,光是這一點就完全贏過毫無個性、說話毫無深度的菜緒。致命一擊則是她已懷了船越武郎的孩子。

一切進行地很快,船越武郎拿出離婚協議書,答應不會追討幫原田家還的債務,還會給菜緒一筆相當可觀的錢,並把現在住的公寓給她。原田夫婦得知,立刻催促菜緒簽名。菜緒考慮了一天,沉默地簽下離婚協議書。船越武郎在隔天搬出兩人僅僅住了兩年的公寓。

三天後,原田菜緒在公寓裡上吊自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