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櫻。

對不起。

我在明明還能感到你的心跳聲時,沒有這麼叫妳。

妳還記得嗎?

向櫻花樹許願,願望就會成真的事。

我不敢向它許願。

如果那個願望被妳聽見了,妳一定會罵我笨蛋的...

 

*********************************


2年後。


蒼井君:


                 我考上東大囉!從明年開始,你就沒有資格嘲笑我了!

                 看吧,就算連SAKURA的漢字都不會寫,也是上得了東大的!

                 到時候就要叫你學長了呢...

                 今年的櫻花開得很不錯,至少比去年的怪颱風好多了,你有去賞櫻嗎?

                 有很多很多東西想寫,不過沒關係。四月的時候我會跟繪美阿姨去找你喔!

                 那就這樣囉,記得回信。

                 PS.不可以忘記我喔! 

                                                                                 SAKURA

 

凌晨4點,我做在床上看了這封信第九遍。

這封信的主人,在十個小時之前,過世了...

媽媽在電話中的聲音十分哽咽。

原本以為她只是睡過頭,到她的房間時,她趴在床邊,再也醒不來了...

書桌上還放著我那未開封的回信。

爺爺接過話筒,請我明天一早過去。

「是,我明天會過去的。」掛上電話,我重重的往床上一躺。

究竟...該怪妳還是怪我?

為什麼在我終於鼓氣勇氣坦白的時候,妳就這麼離開了?

為什麼?妳就這麼靜靜的走,不留下一絲眷戀?

死亡...究竟為什麼?

把信看了最後一遍,我把它和妳給我的櫻花押花一塊兒收到了那個白色盒子裡頭。

盒子裡的櫻花髮飾並沒有褪色,那一年的回憶,色彩依舊繽紛。

我好想,再聽妳叫我一次倉井君...

可是,不可能了。

 


喪禮十分簡單,可是爺爺特地用滿滿的櫻花把棺木包圍起來。

「蒼井。」轉過身,夏和大哥就在不遠處。

「夏和大哥。」

「小櫻應該很開心吧,到處都是她最愛的櫻花呢。」夏和大哥拍拍我的肩。

「她連櫻的漢字都不會寫呢。」

媽媽哭得很慘,但我無法安慰她。

我緩緩的,走到她面前。

「櫻。」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樣當面叫妳了。

比起黑色和服的俐落,我還是喜歡妳穿著水手服的樣子。

還是,妳連黑色和服都來不及換?

雖然喜歡妳放下頭髮的樣子,但,紮起馬尾才是小櫻,對吧?

妳的臉好冰...我記得,那天妳摸著我的左耳時,感覺很溫暖...

我畫冊的最後一張,一直不知道該畫什麼好,本來想請妳出主意的...

去年的櫻花季,颱風來的時候,我一直擔心妳...

 


鋪滿櫻花的棺木被蓋了起來,送到火化場。

爺爺、夏和大哥和我,我們彼此都沉默著。

「櫻,再見...」

這個時侯我才發現,手上有一片櫻花花瓣。

「不可以忘記我喔...」腦海中響起了妳的聲音,原來,妳已經跟我道別了...

 


坐在緣廊上,我和爺爺一同喝著茶。

「小櫻她,很喜歡櫻花樹。」爺爺的聲音很平靜。

「嗯,我知道。」

「她總是說,櫻花開的時候要找你來一起賞花...」

爺爺停住,沒了下文。

去年,櫻花被吹得零零落落,而今年...

「沒關係,我明年再來。」

「蒼井...」

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

 

春夏之交,櫻花早就凋謝了。但我相信,明年的櫻花季,它們依舊會開得很美。

而在最低的樹枝上,我一定還能找到,那朵頑皮的櫻花。

 

*************************************


櫻。

後來我把那朵小花摘下,偷偷對她說了。

我喜歡妳。

妳有聽到嗎?






=====作者廢言======

完畢!這篇文章呢,算是滿特別的。

主題明顯的是櫻花,另外一個是死亡。

算是我對死亡的某種...概念吧?

其實我一直覺得,離開的人算是最幸福的,不用因為分別的痛苦而哭泣。

不論如何,死者留下的不會只有悲痛的回憶,快樂的也很多,不是嗎?

蒼井從對死亡的恐懼、無法接受,到對死亡的明白與坦然,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呢?

2年?還是那一瞬間?

我想,當蒼井面對自己的死亡時,一定是十分輕鬆的。

因為他明白,而他接受。

這篇文章,取名為SAKUR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