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櫻。

我從來不曾為了誰而畫畫。

然而,自從遇見妳之後,

我每天、每天都想將妳和那棵櫻花樹一起畫下來。

妳知道嗎?

我也很喜歡賞櫻喔。

 

************************************

早晨,正要走去吃早餐,媽媽突然慌張的跑了過來。

「蒼井!小櫻、小櫻她..她昏倒了...」媽媽哭喪著臉。

「媽,你先去找爺爺!」聽完媽媽的話,我立刻反應,奔向她的房間。

以前從來沒有進過她的房間,房間並不大,清一色都是櫻花。

而她就趴在床邊,眼睛閉上,好像只是睡著了似的...

一罐氧氣瓶擱在床頭櫃上,是這間房裡,唯一不搭調的東西。

我檢查了她的呼吸,從床頭拿走氧氣瓶。

跪在她身邊,枕起她的頭,將氧氣瓶貼到她臉上...

漸漸的,她慘白的臉才恢復一絲血色。

「...宮野?」她一直都呼喚我蒼井君,而我,始終無法喚出她的名字。

「...蒼井君...」她緩緩睜開眼,聲音十分虛弱。

「小櫻!」爺爺衝了進來,我立刻讓出位置。

「爺爺...」她虛弱的展開一抹微笑。

「沒事了、沒事了...」爺爺抱著她,拍拍她的手。

我第一次見到爺爺這麼溫柔。

「蒼井,麻煩你去叫救護車好嗎?」

「是。」

 


「爺爺。」診療室外,她正在接受檢查,男賓止步。

「小櫻她...有嚴重的氣喘和心臟病。」爺爺知道我想問什麼。

「與其提心吊膽的成天把她關在病房裡,不如給她和一般女孩一樣的生活...」

我並不訝異。

看到格格不入的氧氣瓶時,我大概猜到了。

「沒有想過要治療嗎?」

「成功率實在太低,我不願冒險。我無法再失去任何人了...」爺爺閉上眼睛。

「爺爺...」

 


「爺爺,我已經沒事了,讓我出院啦!」

「不行!醫生不是說要待一個星期嗎?」

今天來看父親,順道探望她,一推開門便聽到這樣的對話。

「啊!蒼井君,你來得正好,幫我勸勸爺爺嘛!」

她坐在病床上,氣色早已恢復紅潤。

爺爺拿著竹劍,坐在椅子上。

「我倒覺得爺爺沒錯,你應該聽醫生的話。」

我拿起籃子裡的蘋果,削了起來。

「啊,怎麼這樣嘛...」她賭氣的嘟起嘴。

「小櫻如果這麼不聽話,哥哥就不來囉!」門口傳來聲音。

「哥哥!」她開心的叫著,我轉過頭。

「咦?蒼井?」

「夏和大哥?」

 


「原來蒼井君是哥哥的徒弟,難怪我每次都打不贏了。」

「小櫻,你這是在丟爺爺的臉喔。」夏和大哥開著玩笑。

「夏和!」爺爺舉起竹劍,朝他揮了過去。

「哎呀,爺爺您真的老了呢。我人在這裡哪!」

「呵呵...」她開心的笑著。

好想,畫下來。

 


「原來是這樣啊。」夏和大哥和我去買飲料,我告訴他待在這裡的原因。

「我妹妹很可愛吧?」

「啊?」

夏和大哥溫柔的笑了。

「她跟一般的女孩不同,小櫻沒有太多時間決定該怎麼做,

不知道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她喜歡問問題,

因為知道自己隨時都可能離開,所以,她想知道多一些,

體會多一些這個世界的感覺。」

我默默的看著夏和大哥。

為什麼?臉頰好像濕濕的。

「蒼井,不論如何,請你不要讓小櫻太傷心。」

那並不是懇求,而是命令。

「我不會的。」絕對不會。

 


「你們好慢喔!」她跳下床,翻翻我們手上的塑膠袋。

「咦?怎麼有櫻花巧克力,好棒喔!」她拿起巧克力,把玩著。

「那是蒼井君買的喔。」

「蒼井君,謝謝你!」

「嗯。」

那個笑容,我還能再見多少次呢?

 


雖然很清楚這個事實,我還是無法接受,一個人可能突然就消失。

我還搞不清楚,死亡這件事。

可是,我想她已經明白,而且坦然接受了。

 


寒冷的冬天,櫻花樹凋零的樹枝上覆蓋了一層雪。

而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心,是多麼溫熱的跳動著。









唉呀呀  我竟然忘了把它貼完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