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早膳完後是禮儀課程,下午則是舞蹈課。明天的行程是熟悉皇宮內部與儀態課程...」淮亞特手上拿著長長的羊皮紙,緩緩的唸道。

「等、等等!淮亞特,你可以把開頭的那句話再說一次嗎?」潔妮雅痛苦的抱著頭,眉頭皺著緊緊的。

「五天後將為公主舉行歡迎舞會。」淮亞特斬釘截鐵的說,跟身後一大片柔和的花叢十分不搭調。

在整座皇宮中,潔妮雅最喜歡的就是花園,這裡鳥語花香,自然的芬多精使人身心舒暢。

更重要的是,這裡沒有太多金璧輝煌的華麗裝飾,那正是潔妮雅最無法忍受的。

「為什麼...要辦舞會?」潔妮雅閉起雙眼,更加頭痛了。

「因為要公主歸來,國王陛下想邀請王親貴族一同為公主歸來慶祝。」

「不要...我不喜歡那麼多人的場合,而且他們都是貴族,又要跳舞...」

淮亞特看看苦惱的潔妮雅,將清單捲起收到身後。

「公主不是才說這就是妳的宿命嗎?」他的語氣趨轉平和,不像方才的毫無情感。

潔妮雅一震,轉頭看著淮亞特,「我指的不是這個啦!」她想的是更嚴肅、更沉重的...

「我知道。」淮亞特嘆了口氣,但又微妙的像只是呼氣。蝴蝶在四周拍動著翅膀,被花香吸引而來。

「公主,請妳趕快去用早膳吧。據我所知皇家禮儀老師最痛恨的就是遲到。」他轉過身,朝餐廳走去。

「知道、知道了啦。」潔妮雅沒好氣的起身跟在淮亞特身後,對他有些不滿。

「嘆什麼氣嘛...」

 


午飯過後,潔妮雅朝著皇家圓形舞廳出發,一邊對著淮亞特抱怨。

「禮儀老師...超級無聊的!」潔妮雅快步走著。

因為始終不習慣高跟鞋,所以她偷偷換回了平底鞋,這點也違反了皇家禮儀,所以她被教訓了許久。

淮亞特突然停下腳步,「公主,我們到了。」他推開一扇漂亮的圓木門,隨之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的原木地板。

圓形舞廳,指的是像似年輪般一圈圈疊出的木頭地板,漂亮的咖啡色,牆壁也都是木板,與皇宮的華麗建築截然不同。

「好漂亮...咦?」潔妮雅驚訝的望著四周,抬頭一看,發現美麗的星空。

「公主,妳知道自己是什麼星座的嗎?」淮亞特也走了進來,頭抬望著天花板。

「我...我是十月中出生的對吧?」潔妮雅的視線沒有離開天花板。

以前每天晚上她都會望著天空,有時會有好幾顆漂亮的星星,有時則被雲給遮住什麼也看不見。

可是,她從沒看過如此美麗的...

縱使虛幻,但仍非常美麗....

「公主應該是天秤座的,妳看那裡。」淮亞特走近,伸出手指著天空,那裡有幾顆星星組成了歪斜的四角形。

「比較亮的四顆像是秤軸與秤盤,旁邊就是天蠍座,另一邊則是處女座...」淮亞特仔細的介紹著,對於星象瞭若指掌。

「好棒喔...」潔妮亞頭抬得老高,腳步慢慢的後退,想看到更多星座。

「東北方是蛇夫座,西南方有長蛇座...」潔妮雅的頭輕輕的撞到了淮亞特的胸膛,一種厚實的安全感突然出現,浸滿了潔妮雅全身。

她僵住了,身體靠著淮亞特一動也不動,不知該如何是好。如火燃燒般的豔紅立刻襲上她的雙頰。

似乎感到不尋常的氣氛,淮亞特停了下來,低下頭。

「公主?」他出聲喚她,那聲音就像電擊般,潔妮雅跳了起來。

「公主,妳沒事吧?」淮亞特拍拍她的肩,為她的行為感到奇怪又擔心。

「沒、沒事...」潔妮雅低著頭不敢與淮亞特對上視線,她很清楚自己臉上的紅暈尚未退去。

「真是的,妳怎麼回事嘛!」她敲敲自己的頭,胡亂自言自語著。

 淮亞特看著對自己說話的潔妮雅,感到一陣好笑,但隨即又回復正經。

「公主,我們開始上課吧。」淮亞特將窗簾拉開,陽光穿過玻璃透了進來,十分耀眼。

潔妮雅東張西望,擺出疑惑的表情,「可是...老師還沒來啊?」

「不,」淮亞特站直身,「我就是老師。」

「雖然公主可能覺得很奇怪,不過舞蹈也是隨從的基本能力之一。」

語畢,他敬了禮,走上前,一手牽起潔妮雅的手,另一手則輕輕的搭在她腰際。

潔妮雅愣著不知所措,好不容易退去的熾紅又爬上了臉,陽光照著更加顯眼,一點掩飾也沒有。

「那個...我沒有跳過舞...」她怯怯的說著,聲音有些顫抖。

淮亞特只是露出難得的溫柔笑容,「沒關係,我會教妳的。手要放這裡。」他將潔妮雅的手放到自己肩膀上。

「首先,先向左踏出一步,不...是妳的左邊...」

靜謐的,潔妮雅沒發出任何聲音,空氣中迴盪著淮亞特特有的低沉嗓音,還有伴隨著節奏感的踏步聲。

明明氣氛是如此平靜的,潔妮雅的思緒卻亂成一團,她無法集中精神在舞步上,節奏也被狂亂的心跳聲打亂。

她只能低頭看著自己雜亂的步伐與淮亞特沉穩的腳步,深怕一抬頭便會昏倒。

這是什麼感覺......?


「潔妮雅?潔妮雅?」夜晚時分,潔妮雅在房內看著外頭一片漆黑的天空。

那樣美麗閃耀的星空...真的存在嗎?

「潔妮雅!我要進去囉!」桑克斯又喊了一次,擅自推開門走了進來。

潔妮雅回過頭,像是大夢初醒一般,眼神有些迷茫,「阿,哥哥,對不起...我在想事情...」

桑克斯笑笑,沒說什麼,在潔妮亞身旁坐下。

「明天就是歡迎舞會了,妳會不會緊張?」桑克斯率先開口,他的聲音始終帶有一股獨特的氣味,彷彿能帶給人活力。

「嗯...我很緊張...」潔妮雅聽了,低著頭,聲音十分微弱。

桑克斯看著她,又露出一抹微笑,「我第一次參加舞會的時候也很緊張,換衣服的時候,甚至還把手套當成了靴子呢。」

「噗」一聲,潔妮雅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樣子也差太多了吧!」她一手遮著嘴,邊笑邊說。

桑克斯聳聳肩,「所以說我很緊張嘛。不過這種事情阿,適應幾次就好了。」

潔妮雅停止了笑,表情變得有些悲傷,「適應...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適應...」

皇宮中的一切,拘束的言行舉止、精緻華麗的食物、雕欄玉器的宮廷建築,還有許多人都敬稱的『公主』...

一切的一切都與之前的她截然不同,地位從一個平民搖身成為公主,她卻找不到什麼喜悅,只有無止盡的沉重感...

「沒關係的。」桑克斯拍拍她的頭,為她感到心疼。

「如果真的不想要的話,我可以請父王幫妳取消舞會。」他溫柔的說。

桑克斯的話語與掌心的溫度,都讓焦躁的潔妮雅感到安心不少。

「...不,我沒有問題的,請不要取消舞會。」潔妮雅抬起頭看著桑克斯,語氣不帶一絲猶豫和不安。

「是嗎?那就沒問題了。」桑克斯又笑了,他總是喜歡露出笑容,讓自己隨時保持愉悅的心情,也讓與自己相處的人們感到舒暢。

「那麼,明天就期待妳的表現囉。」桑克斯起身,走出房門。

「等等!」潔妮雅出聲叫住他,把一直抱持著的煩惱說出了口:「如果...如果都沒有人邀我跳舞怎麼辦?」她的語氣十分擔憂。

桑克斯露出輕鬆的微笑,「這點妳不必擔心,淮亞特會隨時陪著妳的。」話說完,他輕輕帶上房門。

潔妮雅垂下頭,「咚」的倒到床上,「這樣我更不能放心啦...」

 


這一回想描寫的就是『沒有自覺、無形之中產生的喜歡感覺』這個甜甜的、浪漫的FEEL (笑)
不知道有沒有到位啦= =  打這個故事沒有說修得很仔細  想到什麼就打什麼 可能會比較粗糙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