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嗯...好刺眼...」隔日的清晨,暖暖的陽光隔著窗子射入,照在潔妮雅的臉上。

「這裡是哪裡...?」她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華麗天花板。

片刻,公主、哥哥、父王、強盜這些事情像是突然被塞進了腦中,潔妮雅忍不住感到頭痛。

「...公主?」門外響起低沉的嗓音,潔妮雅卻無法會意那道聲音所呼喚的人。

「...潔妮雅公主?」淮亞特再次開口,潔妮雅才輕輕『哇』了一聲,回過神來。

「你是...淮亞特嗎?」潔妮雅試探性的問著,視線則環視著房內的一切景物。

「是。公主殿下,稍後國王陛下及王子殿下與王妃都將與您一同用早膳,請您先梳洗準備。」淮亞特再度開口,用了數不清的敬語。

潔妮雅愣了一會兒,對淮亞特說出這麼長的句子而感到驚訝。

「公主?」站在門外的淮亞特,聽潔妮雅不作聲,又開口。

「啊!是...我明白了,謝謝你。」潔妮雅對淮亞特鞠躬,縱使他看不到。

舒服的躺椅上擺了一件顏色淡雅,樣式清爽的輕便禮服。

「那是要給我穿的嗎...」潔妮雅清清的撫摸那衣裳,材質出乎意料的柔順,這是一般平民所不可及的。

潔妮雅想到這裡,嘆了口氣。走到房間另一端,開啟一扇門。

「什麼?這是...衣櫥?竟然比我的房間還大!」

 

「...真不習慣。」潔妮雅呢喃著,一邊推開房門,一不注意便和淮亞特撞個正著。

淮亞特輕鬆的將潔妮雅拉回平衡,那一瞬間正眼對上潔妮雅的視線,卻又立刻避開。

「公主殿下,您沒事吧?」他恭敬的問著,雙眼注視著地面。

「沒、沒事。」潔妮雅有些慌張的說,突然被人如此恭敬的稱呼,她感到全身不自在。

「請跟我來。」淮亞特站直身,往走廊的另一頭前進,潔妮雅趕緊跟上腳步。

也許是感到她的不舒適,淮亞特刻意的放慢了腳步,好讓潔妮雅能慢慢習慣自己從沒穿過的鞋子。

「感覺好奇怪,我變得好像不是我了一樣。」潔妮雅淡淡的開口,從她眼眸中映現出來的是不同於以往的淡淡憂傷。

從離開緋力家時她就明白,自己將踏上的是截然不同的未來,那是條不歸路,她無法回頭,也不被允許後悔。

「...公主,如果心中保持的是同一個信念,您依然是您。」淮亞特說了這句話,意味深長。

潔妮雅抬起頭看著他,眨了眨眼睛,思索著他說的話。

「信念嗎...」

 

潔妮雅戰戰兢兢的步入餐廳,深怕一不小心便會跌倒。

「潔妮雅!」原本坐著的桑克斯站了起來,快步走上前。

潔妮雅抬起頭,「哥哥...」依舊是有些陌生的字眼,但暖意頓時上了心頭。

從桑克斯身後走來的是一名女子,她披著一頭及腰的紅色長髮,眼睛是溫暖的深褐色,身上帶著一股清麗的氣質。

「妳好,我是黛瑞拉,是桑克斯的妻子。」她彎起微笑,彷彿令人窒息的美麗。

「妳、妳好!」潔妮雅慌張的鞠了恭,桑克斯見狀笑了起來。

「妳不必鞠躬的,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阿。」他敲敲潔妮雅的頭,柔聲說。

「...一家人?」潔妮雅歪著頭,隨即綻放燦爛的笑容。

她期待了多久,早已放棄的,一家人的字眼。

「我是潔妮雅,今後還起多多指教。」她再次對黛瑞拉說著,神情自然了許多。

「怎麼啦?一早就吵吵鬧鬧的?」有些蒼老,但更顯沉穩的聲音從走道的另一邊傳來。

國王走了出來,白了一半的頭髮與修長的鬍子,頗具威嚴的臉龐,卻帶有幾分祥和。

「父王。」桑克斯開口。

「父王?!」潔妮雅心中暗暗驚叫,這個看起來很慈悲的長者便是父王?

國王看到潔妮雅,難掩心中的激動,快速的步上前去,握起她的雙手。

「潔妮雅...終於、終於找到妳了!」國王輕輕的抱住潔妮雅,潔妮雅起先是震驚,而後慢慢轉為感動。

像是拼圖一樣,記憶深處突然拼湊出了有點模糊的圖案,那是父王將項鍊掛在自己脖子上的場景。

「潔妮雅...我賦予妳,海藍公主這個名稱。」父王的聲音此刻變得清晰,多年前的記憶頓時像是昨日才發生般明朗。

「父王...我回來了。」她抬起自己的雙手也回抱著國王,淚水不禁濕了眼框。

旁邊的人看了,忍不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父王,潔妮雅回來的事這樣公開真的好嗎?」走餐後,桑克斯有點擔憂的問著。

伊席斯國現在與北方的邊境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謠傳許多間諜潛入了伊席斯國。

「來不及了,昨天使節慌張的跑進來喊著,現在大概全城都聽到消息了。出不了幾天,全國都會知道的。」國王嘆了口氣,眼光注視著遠方。

「麻煩你多派一些人手保護潔妮雅,不准讓任何一個人傷害她。」國王又開口,語氣有些強硬。

「放心吧,父王,」桑克斯輕輕一笑,「有淮亞特就夠了。」他看著花園中正在跟黛瑞拉聊天的潔妮雅,旁邊站著淮亞特。

國王也彎起一抹自信的笑,「那麼我可以放心了。」

「潔妮雅,妳的褐色頭髮和桑克斯一樣,都是遺傳自母親吧?」黛瑞拉問著,輕輕的把玩潔妮雅的一小撮頭髮。

「嗯...也許吧。我對母親的印象,只剩下深藍色的眼眸而已...」潔妮雅回想著,每當她看著鏡中自己的眼睛,就會想起母親。

母親深深的凝視著自己良久...潔妮雅只記得這樣而已。

「那麼妳的藍色眼睛也是遺傳自母親囉?」黛瑞拉注視著潔妮雅,「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不過,潔妮雅,妳好漂亮。」

「咦?!我?才、才不呢!王妃你才是個美女呢!」潔妮雅焦急的揮了揮手,被這樣的美女稱讚讓她臉都紅了。

「謝謝妳。」黛瑞拉淺淺的笑,「對了,以後叫我黛瑞拉就行了。我們是一家人,對吧?」

「嗯!」潔妮雅用力點了點頭,雙頰更是緋紅。

 

「淮亞特,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潔妮雅在皇宮中繞了一圈之後,回過頭來問著淮亞特。

「我奉王子殿下的命,隨時保護公主。」他平板的說著,聽不出有任何情感。

「...好遠喔。」潔妮雅在涼亭裡坐下,支手撐著臉。

淮亞特抬起頭,疑惑著,不明白她說的話。

「你跟我說話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用敬語?還有能不能看著我說話?跟人說話時看著對方是最基本的禮貌喔。」

「公主殿下,我只是一名護衛,不得逾越身分...」淮亞特正經八百的說著,卻被潔妮雅給制止了。

「至少不要一直用『您』的敬語吧?我聽到都會起雞皮疙瘩呢!」潔妮雅退了一步,但仍任性的要求著。

「...是。」聽到淮亞特的回答,潔妮雅惡作劇的一笑,視線轉向不遠前方的花叢。

「淮亞特,你為什麼會來當護衛?」好奇心旺盛的她仍不願住嘴。

「我們世世代代都在保護皇族,不論是護衛、將軍或是士兵。『洛肯』,在我國的語言中就是保護的意思。」

潔妮雅的視線轉了回來,她靜靜的看了懷亞特片刻,才緩緩的開口,「這...不等於是種束縛嗎?」

「不,」淮亞特搖頭,「公主,妳知道自己的姓氏嗎?」

潔妮雅回想,她剛剛看過了皇家的族系表。

「潔妮雅‧莫勒提...」她不自覺的唸了出來,「『枷鎖』...」

伊席斯國是擁有長久文明的智慧古國,在語言、文化上都埋入了眾多深奧的意義。

「原來如此,身為皇族才是最沉重的枷鎖嗎...」潔妮雅苦笑著,身體突然變得沉重許多。

「...公主,對不起。」淮亞特開口,對自己過於銳利的提問感到歉疚。

「這不是你的錯,這就是我的宿命。」她的語氣哀傷卻又堅定。

潔妮雅早已下定決心,要扛下身為一國公主所必須背負的沉重包袱。

「淮亞特,你可以教我...公主應該會的東西嗎?」

不管痛苦或是煎熬,身分會帶來慾望、爭端或是更醜陋的一切,她都決定要一手全部扛下來。

那都是海藍公主,怎麼也逃避不了的宿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