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突然馬車一陣的巔坡,停了下來。

「怎麼了?」桑克斯從車裡探出頭來,瞬時間感覺到了什麼,表情變得嚴肅。

「發生了...什麼事嗎?」潔妮雅剛開口,立刻給桑克斯嗚住了嘴。

「...有人來了。」他以耳語輕聲說著,示意潔妮雅別亂動。

四周頓時陷入沉默,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

此時的淮亞特早已準備好隨時抽出劍。

「嗖」的一聲,一支箭射到了馬車上,緊接著的是一片黑壓壓的箭雨。

淮亞特拔出劍,極快的速度揮著擋住了每一支箭,他那如黑鷹般的眼睛也在此刻鎖定了隱藏在樹林中的目標。

剛剛的一場箭雨,讓潔妮雅嚇得腿都軟了,只得呆坐在位置上,震驚的看著數百支箭頭穿過車身映現在自己眼前。

「潔妮雅,妳沒事吧?」桑克斯擔心的問著,若不是有需要保護的人,現在的他早已奔下馬車了。

潔妮雅全身發抖著,但仍搖搖頭,表示自己安然無恙。

桑克斯點點頭,心中暗暗讚賞潔妮雅的堅強。

「淮亞特,找到敵方的位置了嗎?」他透過前方的小窗與淮亞特小聲交談。

「是。」淮亞特簡略的回答,等待著桑克斯下達指令。

「那麼,射箭的傢伙就交給你了。」桑克斯話一說完,淮亞特便像風一般消失。

「哥、哥哥?」潔妮雅發出疑惑的聲音,桑克斯卻對他一笑。

「潔妮雅,等一會兒可能會有些危險,妳不要亂動喔。」桑克斯的語氣有些戲謔。

身為一個經常溜出皇宮外的王子,遇到刺客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受點傷也沒什麼大不了。

但是,說什麼他也不會讓任何人傷自己的寶貝妹妹一根寒毛。

絕對不會。

 

「──可惡!」不久後,如桑克斯所預料的,從兩旁的樹林中衝出了幾名帶刀的強盜。

「竟然把我精心訓練的弓箭手都殺了,我不會原諒你!」頭頭大吼著這些話,二話不說舉起刀往車身砍去。

「潔妮雅,不要看!」桑克斯抽出劍,隔著車窗將劍身直直的刺進一名強盜的胸膛,鮮血立刻濺起。

另一邊的車門已被踹開,坐在這側的潔妮雅不住的驚叫起來──

桑克斯立刻抱住潔妮雅,一個旋身劃過強盜們的脖子。

淮亞特也從樹林中衝了出來,一劍就刺穿強盜的胸。

不消五分鐘的時間,只剩下頭頭一人了。

「你、你們...」頭頭驚恐的倒退著,淮亞特的利劍正指著他。

「請你安息。」淮亞特說了這麼一句,動作俐落的殺了頭頭。

他用敵人身上的布將染血的劍身擦了乾淨,再收進劍鞘。

「潔妮雅?」桑克斯柔聲喚著,才發現潔妮雅已昏倒在他懷中了。

「真是抱歉,馬上就讓妳看到了血腥的場面...」他溫柔的撫著她的髮絲,那是兄長特有的憐愛。

「淮亞特,繼續出發吧。」桑克斯說,淮亞特沉默的點點頭,跨上馬車。

「潔妮雅,以後...妳一定會遇到更多這樣的情況,鮮血、殺戮....那便是身為一個公主的宿命,海藍公主。」

桑克斯沉重的說著,潔妮雅在他懷中,呼吸十分急促...

 

「國王陛下!國王陛下!」使節慌張的跑進了大殿,禮節也來不及行。

「什麼事?」國王並不生氣,沉穩的問著。

「衛兵們剛剛說...王子帶潔妮雅公主回來了!」

「什麼?真的確定?」國王激動得站了起來,一旁的王子妃,黛瑞拉也站了起來。

「是!」

「快!快傳他們過來!」國王立刻下令,臉上盡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父王,太好了!」黛瑞拉開心的說著。

「是、是阿!」

 

「父王。」桑克斯與淮亞特走了進來。

「潔妮雅呢?她在哪裡?」國王的視線不斷望著外頭,迫切盼望女兒的心情早已按捺不住。

「父王,我們在回程的路上遭到攻擊,潔妮雅嚇壞了。她現在正睡著,我想先不要吵醒她才好...您要現在見她嗎?」桑克斯開口。

「當然──」國王不經思索的便衝出口,但他突然住了嘴,神情慢慢的回歸平靜,「先讓她睡吧,想必是很累了...」儼然是慈父的象徵。

「謝謝父王。」桑克斯一笑,派人去替潔妮雅準備房間。

「桑克斯!」黛瑞拉突然開口,「我已經替她準備好房間了,讓我來吧。我看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她走上前,展開溫柔的笑顏。

「...嗯。」桑克斯點點頭,一路上緊繃著的神經才放鬆,一臉疲憊。

「王妃殿下,是否有需要幫忙之處?」淮亞特開口,表情始終嚴肅。

「不用了,你也早點休息吧。」黛瑞拉溫柔的回絕。

「黛瑞拉!」黛瑞拉正準備步出宮殿,桑克斯又叫住她。

「麻煩妳...今晚一定要陪我睡。」桑克斯臉上露出曖昧的笑容。

黛瑞拉臉上浮現起淡淡的紅暈,「我把潔妮雅安置好...就去。」

今晚的新月特別典雅,也在靜靜的慶祝著公主的歸來。

淮亞特靜靜的望著月亮,似乎在想些什麼。






我竟然又開始寫這個了...大概是因為有戰鬥場面吧(笑)

剛剛回顧之前的4篇  覺得還滿精采的勒 (遭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