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1》

 




 晴朗的天氣,在英國倫敦的美麗街道上。

 大仔,目前全台通緝的大哥級黑道,

 憑著勢力與金錢,偷渡到英國。

 在英國,他同樣也是左擁右抱,從不缺女人。

 保鑣隨時在四周待命,反倒生活得更愜意。

 街道上,一個年輕女孩正在拍照。

 

 






 為這美麗的街道除去污點。





 

 

 

 對準大仔,按下外門。

 

 

 輕微的『嘶』一聲,大仔頓時呆住,摸住胸口。

 隨即往後倒地,血漬弄髒了街道。

「大仔!大仔!」左右環繞的女人嚇得尖叫。

「大哥!」不遠處的保鏢也衝了出來。

 他們大哥,被射殺身亡。

 子彈射出後三秒,相機自動拍了第一張照。

 再三秒後,第二張。三秒後,第三張。

 死一個人,拍三張照,過九秒。

 女孩噙著笑,慢慢收起架子,拿著相機走遠。

 他們永遠也找不到兇手。






 誰會想到呢?用快門。

 


 



 女孩,殺手‧妘。

 







《2》




 

 三日後。





「全台通緝的黑道大哥大仔,三日前被發現在英國射殺。」

 打開電視,吃著餅乾。妘盯著新聞快報。

「據警方表示,大仔順利瞞過警方偷渡到英國倫敦,

 卻於三日前遭到射殺身亡。至於兇手,目前可說是毫無線索。

 但是這名黑道大哥的死,顯然並沒有人感到絲毫的婉惜。

 我們將繼續為您追蹤報導。」

「鈴~鈴~」電話聲響起,妘接起。

「喂?」

「做得很好喔。」

「謝謝。」

「明天匯錢過去。」

「嗯。」

 電話那頭,是她的經紀人,金。

 金是個智商180的研究所學生。頭腦聰明,又高又帥。

 妘就是被他訓練出來的。

「妳真的很厲害,能想到那種誰也不會懷疑的手段。」

「過獎,你不也一樣?」

 金是個殺手的時候,用手機殺人。

「對了,妳錢存那麼多,到底要幹麻?」

「.......請你吃飯。」妘轉移話題。

「呵呵,這算是約會嗎?」

「看你怎麼想囉。」又高又帥又聰明,全天下的女人都想追吧?

 






 偏偏,妘另外。

 





 套上外套,帶上水藍色的耳機,妘出門散步。

 門口地上有一疊訂書機胡亂裝訂的紙,蟬堡。

 拿起蟬堡,妘邊走邊看。







                
《3》







 星期天,妘特別打扮了一下,出門。

 他不到眾多殺手去的『死神』,轉進巷口,妘最喜歡的一間小店。



 

 

『夢工坊』。



 

 

「哈囉。」金稍微打了聲招呼,示意妘走到這。

「有新單子嗎?」妘一坐下便問。

「今天不是來約會的嗎?幹麻一坐下就問這種問題呢?」金笑笑。

 妘沉默。

「兩位請問要點什麼嗎?」女服務生走上前,不時對金拋媚眼。

「我要情人節特別套餐。」金笑嘻嘻的說,女服務生落寞的離開。

 妘盯著窗外,金嘆了口氣。

「這裡有3張新的單子,妳自己慢慢看。」他拿出3疊裝訂整齊的A4紙。

 妘細細研究,不發一語。



 


 沉默了一個小時後,女服務生狠狠瞪著妘,將餐點收走。

「怎麼樣?」金悠閒的喝著咖啡。

「我接這個。」妘將紙推過去。

 一個非常好色,又貪汙的政治人物。

 委託人,一名被他傷害過的女委員。

「我就知道,妳老愛接這種案子。」金無奈的笑著。

「不然,你要我去殺小孩跟老婆婆?」妘指著其他兩份委託書。

 一份是爭奪財產的18歲哥哥要殺12歲的弟弟。

 另一份是要詐領保險金的不孝兒要殺高齡母親。

「說的也是。」金又笑,喝了口咖啡。

「什麼時候妳才要正式跟我約會啊?」金無奈的問。

「我不是什麼名門貴族,也沒有多漂亮,身材也普普通通。」妘回答。

「愛情是不需要這種東西的。」金輝揮手,似乎要將這些趕走。

「等我不當殺手了以後,再看看吧。」妘這次認真回答。

「那是什麼時候?」

「等我變成知名作家。」

「妳好天真。」金又嘆了口氣。

「所以你要慢慢等囉。」妘說,第一次綻放出笑容。

 金再度嘆了口氣,他總是被她的笑迷得伸魂顛倒。

「吶,這個給妳。」金從口袋拿出個東西。

 那是個小吊飾,吊著非常日系的蛋糕。

「哇,超可愛耶。謝謝,我超喜歡。」妘笑著道謝。

 




 


 金又再度的嘆了一口氣。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