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是從什麼時候愛上煎餅的,其實我也不清楚。

某天放學回家,媽媽叫住我,指著桌上一個小圓罐子,「今天去工作時送的,妳拿去吃吧。」

我輕輕拿起那有些重量的圓罐,細細的閱讀著包裝上的文字,並不急著打開。

那是裝滿小小煎餅的罐子,品名是『捏合煎餅』,搭配著可愛的插畫,令人感到精緻的包裝。

慢慢打開蓋子,海苔的香味頓時撲鼻而來,裡頭一個個小煎餅對著我招手,好可愛啊!

揀起一片送入口中,清脆的『喀滋』聲在嘴中響起,煎餅特殊的口感實在太難形容。只是,那瞬間,有種好幸福的感覺。

一整罐的煎餅在一星期內就被我吃光了,也許是因為家裡從不買零食的關係,也或許是因為太喜歡煎餅的味道。

可能,就是從這個時候吧。我愛上了煎餅。

從此以後,每當考試考得好,或是生日的時候,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一罐煎餅。

而媽媽總是皺皺眉頭:「就這樣?」訝異於我簡單的請求,但隔天就會帶一罐煎餅回家。

因為嘴饞,有時候也把煎餅帶到學校吃,同學看久了,給我起了個稱呼,叫『煎餅女孩』。我不討厭,反而挺喜歡的。

 

升上國三後,學校重新分班,我被分到的新班級,認識的人並不多,也不熟。剛開學時,常常一個人坐在座位上。

沒有人能夠聊天的關係,我開始注意周遭的人。

坐在我左邊的是個高高的男孩子,他理了個小平頭,正在跟另一邊的人聊天。從聊天內容聽得出來,他們是第一天認識。

我忍不住羨慕了起來,個性一向膽小的我,從來不敢主動開口跟人說話,國二的好朋友也是好不容易才交到的,如今來到一個新的班級,一切又重來了。心中忍不住有小小失落、徬徨。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曾跟那個男孩開口說話。他總是跟他左邊的另一個男生聊天。而我,偶爾跟坐在我右邊,一個看起來很溫柔的女孩子聊天,其餘時間總是專注在課堂上,這樣並沒有不好,只是,少了一點點的活力,讓人提不起勁。

 

升上國三的第一次模擬考,我第一次帶煎餅到這個班上。

第一次,總是特別生澀。在座位上複習歷史課本的我,手上拿著熟悉的小圓罐,心臟噗通噗通的,十分緊張。

「嘿,妳是不是很喜歡吃煎餅?」開口的是那個男孩,他的小平頭已經變長,劉海微微遮住了眼睛。

「咦?」不自覺發出疑惑聲,我低頭一望才發現,剛剛竟不知不覺把新開的煎餅吃了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欸,那是我給自己安排一整個星期的分量。

明明已經無法遮掩,卻還是迅速蓋上蓋子的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已經不記得是何時愛上的,就是喜歡吃煎餅。

「這樣啊…」他沉思了一會兒,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我爸在那家公司上班,常常帶一大堆煎餅回來欸,妳要不要?」

「真的嗎?」那一瞬間的我來不及注意到應有的客氣與禮貌,只是對這天上降下來的禮物感到興奮。

看到我的反應,男孩忍不住笑了:「坐在妳旁邊這麼久,第一次看到妳這麼有反應。」

我趕緊收回了伸長的脖子,開始感到全身發燙,並不是因為模擬考的關係。

後來,他還是承諾我,家裡只要有多的煎餅,就會帶來給我。

而我們就像打破了塵封已久的冰山一樣,開始互相交談。我也因此發現,男孩子其實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膚淺、那麼庸俗。

男孩有他崇拜的偉人、有喜歡的小說家,他也跟我坦承,自己跟大多數人不太一樣,他從不聽搖滾樂或是電音。一個人的時候,他跟我一樣,都是聽古典音樂。

我們交談的時間並不多,一天一點,慢慢的累積,漸漸的了解彼此。而我發現,自己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喜歡上男孩了。

 

男孩生日那天,我送給他自己特別喜歡的音樂家的CD,他既驚喜又開心的說:「其實我昨天想買這張CD的欸!」於是我笑著回答怎麼這麼有默契。

「那,妳生日的時候想要什麼啊?」他邊審視著CD封面邊問我。

「一樣,只要一罐煎餅就好啦!」他狐疑的皺起眉頭,似乎覺得我的心願太過簡單。而我並不多加解釋,只是笑著。

輪到我生日的時候,一大早到學校就發現桌上擺買了那家煎餅公司的各式產品。

「驚喜吧!」平常總是快遲到才會到校的男孩,特地起了大早,是想給我個驚喜。

我捧起桌上一罐罐的煎餅,對著他開心的笑了,心中的感動差點就要滿溢出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變得很喜歡很喜歡這個男孩。

 

升上高中後,我考上了女校,男孩則考上了外縣市的高中,準備住宿唸書。

在他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正坐在書桌前發呆的我,手機突然響了。

「喂?妳現在有空嗎?我就在妳家附近的公園喔!」男孩熟悉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感覺有些不真實。

掛上手機,我只穿了拖鞋奔跑到公園。我想,他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吧。而我…其實一直想跟他說的。

男孩的身影變得更加修長了,一年來我沒什麼長高,他倒是高了不少。

「嘿,妳是不是很喜歡吃煎餅?」一見到我,男孩一開口就是那似曾相似的話語。

「什…」一瞬間還無法反應過來,我眨了眨眼,才明白他是在重現我們第一次交談的情形。

於是我安靜的點了點頭。

「我這裡有一整盒煎餅,妳要不要?」他遞出身後的袋子,舉到我面前。

咦?台詞錯了吧?

「喂,煎餅女孩,跟我交往吧。」在我正疑惑的當下,男孩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的眼睛慢慢睜大,他說的話像是很難懂的數學證明題,需要很多時間去理解。

「喂,妳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啦?我可不會再說第二次喔!」男孩搖晃著手上的紙袋,明明很緊張卻擺出不耐煩的姿態。

視線已經模糊的我,笑著點了點頭,收下那袋煎餅。然後開心的把它舉高:「喂,煎餅男孩!這裡這麼多,我一定要吃很久了!」

「等妳吃完的時候,我就會回來,再給你另一罐煎餅的。」他笑笑,輕輕攬住我的頭。

 

回家的路上,他問我是不是因為那袋煎餅才答應他交往的,我調皮的回答了是,然後被他輕輕的彈了彈額頭。

煎餅女孩,我很喜歡他這麼叫我。

過去一年來,他送給我的煎餅罐子,我從來沒有丟掉,全部都放在特地清出來的抽屜裡。

我知道,自己所珍惜的,並不只是那精緻可愛的罐子而已。

拆開一盒新的煎餅,一口、一口,幸福好像就是這樣吧,隨著『喀滋』聲一起嚥下肚,一點點的累積,裝滿整顆心。

我真的知道,幸福的味道就跟煎餅一樣,那麼難以形容,卻讓人愛不釋手。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