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早上是大晴天,現在卻突然下起暴風雨了...」

夜晚,緋力一家人與潔妮雅正用著餐,風雨和玻璃的擦撞聲令人感到恐懼。

「爸爸,我好怕...」特洛伊抱緊了父親,縮在他的懷裡。

「潔妮雅,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阿?這樣我們就不能曬衣服了。」老闆娘麗莎擔心著。

「真是的,在意這些做什麼呢?那些是明天再說、明天再說!」

老闆緋力豪爽的喊著,也許潔妮雅的個性就是被他影響的。

「是阿,我想這暴風雨應該來的快,去的也快吧。老闆娘妳就別擔心了...」

「叩、叩!」突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潔妮雅,大家都被嚇了一跳。

「這樣的天氣,怎麼會有人阿...」麗莎擔心的說著。

「我去看看。」潔妮雅立刻就衝到了門前,緩緩的打開門縫...

「哇!」一聲驚叫,潔妮雅回身立刻就關上了門。

「怎麼啦?」大家聽到潔妮雅的聲音,都衝了出來。

「外面...外面有兩個巨大...巨大的...」

「巨大的什麼呀?」

「我也不知道...可是...」

「叩、叩!」話說到一半,大家又被敲門聲嚇得跳了起來。

「不好意思!有人在嗎?可以開開門嗎?」門外傳來了聲音。

「你、你是誰?」潔妮雅用顫抖的聲音問著,此時緋力老闆早已準備好了掃帚。

「我們是從都城旅行過來的人,我叫桑...桑可士,我和我朋友找不到旅館,突然又下了暴風雨...」

聽他的說詞似乎沒有什麼問題,大夥兒都鬆了口氣。

「潔妮雅,開門吧。」老闆緋力說,放下了掃帚。

門一打開,兩名高大的身影立刻閃進來,在門立刻關上之前,飄進了幾片雪花。

「實在是非常謝謝你們,不然我和...我朋友可能都要露宿街頭了。」

穿著藍色披風,一頭褐色頭髮的男人率先開了口。

「啊...你們一定都凍壞了吧?先到暖爐前烤烤火吧。」對著眼前這兩人散發出的特殊氣質,大家都看傻了。

「好的,謝謝。」褐色頭髮的男人再次開口道謝。

「披風請交給我吧。」潔妮雅接過藍色披風,這才將注意力轉到另一個人身上。

另一個男人披了黑色披風,頭髮則是黑色的,表情看起來很嚴肅。

「謝謝。」他以略為沙啞的聲音向潔妮雅道了謝。

「...不會。」潔妮雅傻傻的接過披風,對眼前兩人突然的造訪,以及自己的感受感到震驚。

她總覺得,這兩人身上散發出的氣質,很熟悉。

 


「原來你們是從都城過來找人的阿?」

在經過一番介紹之後,潔妮雅得知這兩人,一個叫桑可士、另一個叫淮朗瑟。

「是的,本來想在天黑後找家旅館休息的,不料突然來了這場暴風雨,旅館都關門了。」

桑可士非常有禮貌且帶有紳士風度的說著。

「來、來,熱熱的燉馬鈴薯湯,喝下就能暖和身子囉。」麗莎端了兩碗湯出來。

「啊,非常謝謝您的招待。」桑可士接過碗,恭敬的道謝。

「謝謝。」懷朗瑟不苟言笑,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們要找的人長什麼樣子呢?我們什麼不熟,就這整城都是我們的熟客,你說說看,說不定我們認識的。」

老闆緋力開口道。

「我們要找的是個女孩子,長相不太清楚,但她脖子上...」

桑可士說著,目光轉移到潔妮雅身上,不禁張大了雙眼。

「脖子上怎麼啦?」緋力追問著。

「啊,不,沒什麼...」桑可士說到這裡,陷入沉思。

大家互相對看了一眼,莫名奇妙的聳聳肩。

「看這場暴風雨勢必是會持續到明天的,你們今晚就在這兒過夜吧。」

已經接近午夜,窗外的風雨絲毫不減,恣意肆虐著。

「好的,實在是非常感謝你們。」桑可士笑容滿面,不停的道謝。

「潔妮雅姐姐,我算過了喔,這個大哥哥已經說了七次謝謝了。」特洛依天真的說著。

「是嗎?」潔妮雅笑著。

「我們家什麼不多,就屬床最多了。當初和麗莎原本計畫要生一堆孩子...」老闆緋力開始說起往事。

「你們跟我來吧,緋力老闆只要一聊起來,說不定到明天都還停不了呢。」潔妮雅輕聲說著,示意他們跟她走。

「好。」潔妮雅率先走著,桑可士與懷朗瑟尾隨在後。

 


「幸好今天剛好打掃,不然誰都沒想到會有客人來呢。」潔妮雅活潑的說著,打開一扇圓木門。

兩塊被剖面的圓木刨空橫躺在地上,裡頭鋪滿柔軟了棉被與枕頭,令人感到非常舒服。

「請問...,妳是否叫做潔妮雅?」桑可士似乎沒有興致觀賞房間,只問了這個問題。

「是的...你怎麼會知道?」潔妮雅疑惑。

「沒想到...真沒想到這麼快就...」桑可士注視著潔妮雅。

潔妮雅人生第一次感到被別人盯著瞧有多麼不舒服。

「什麼這麼快?你在說什麼?」

「妳知道,妳脖子上這條項鍊的由來嗎?」桑可士突然又轉移話題,指著她的項鍊問道。

「這個...這是我父母留給我唯一...」唯一的什麼呢?紀念品嗎?

「這個寶石,是海藍寶石,非常稀有而珍貴的。而妳,就如同寶石。妳是我國的公主。」

「什、什麼?公主?你別說笑了!」潔妮雅對桑可士說的話感到可笑。

「我並沒有開玩笑,這都是真的。妳的名字,還有妳脖子上的項鍊都證明了一切。」

「你...你是騙人的吧?」

「不。我是桑克斯,王子,妳的哥哥。他是淮亞特,侍衛騎士。」

「王子?!」一時之間實在有太多震驚的訊息無法接收,潔妮雅簡直快昏過去了。

「是的。」

「我不相信。你要怎麼證明──」

「如何確認嗎?」桑克斯正色道,「妳的胸口前面有個胎記,是貝殼的形狀。」

「你、你、你怎麼可能知道?」潔妮雅紅了臉,抓住衣領,想起自己每次入浴時,總是好奇的摸著那個胎記。

「那個胎記阿,其實是人工的。」桑克斯露出笑容。

「妳三個月大的時候,有一次我拿了貝殼燒燙了以為可以吃,結果不小心就掉到妳身上了。

那時候妳哇哇大哭,都不停呢。」

桑克斯回憶著,那時母后還在,潔妮雅剛出生,一切都很美好......

「這、這...實在是太難令人相信了...」潔妮雅撫著額頭,感到劇烈的頭痛。

「沒關係,我能明白。那麼今晚妳就好好整理一切吧,我們先休息了。」桑克斯摸摸潔妮雅的頭,走入房內。

「我是...公主?」潔妮雅看著雙手,佇立良久......

  





我看阿  這篇大概要斷了吧
打不下去了= ="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