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女兒」是公視最近推出的四集迷你劇集,改編自楊直矗的「工廠女兒圈」。

導演是鄭文堂(我昨天才知道他是鄭宜農的把拔XDDDD),由温貞菱、連俞涵與孫可芳主演。

一開始會知道這部劇是因為聽到了鄭宜農youtube的新歌「人生很難」(戲劇片頭曲),好奇而去google了戲劇名稱。

看到戲劇介紹瞬間就有了興趣,剛好又正在讀「做工的人」,還發現配樂是大學系上的學弟......(驚嘆)

 

 

第一集描述在鄉下生活的雨鵑跟淑美這對好朋友一起來到加工出口區展開女工生活。

阿鵑有個讀南一中的青梅竹馬叫玉山,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看出來阿鵑是很會讀書的,但是為了幫助家計所以選擇出外工作賺錢。

他們的宿舍長阿免是個看似冷漠無情,但其實對同事們很好的人(給他們吐司當早餐、借用護手霜等等)。

工廠有許多不符合人道的規矩,比如吃飯時間很短,只要稍晚就沒得吃;晚上還有門禁時間,超過三次以上就強迫遷出等。

阿免和工人阿成互有好感,而一直想升組長的阿免被紡織廠經理豬哥邦(噁心)威脅利誘,本來跟阿成約了假日要一起出去玩,卻爽約去找豬哥邦。

同時阿鵑也被淑美拉去跟辦公室的小武(也很噁)一群人騎車出去玩,結果噁男甲(不知道叫啥,反正噁男就對了)意圖對阿鵑性侵,所幸因為被放鴿子而被強迫參加的阿成及時救助。

然而放別人鴿子的阿免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坐上豬哥邦的車,然後被半強迫地在車子裡這樣那樣(到底怎樣不知道,反正就是噁心)。

第一集大概是這些內容,老實說看完只有一個字:怒!

在那個古早的年代,男人根本就不尊重女人,隨便就手來腳來,對方拒絕也只當作害羞、開玩笑,哇額真的是一個噁。

不管是噁男甲對阿鵑還是豬哥邦對阿免,從他們身上都可以看出不把女性的意願當作一回事、認為女性只要隨便哄一哄就好的意識形態。

當然,還有不少蛛絲馬跡可以看出女性地位的低落,比入討論升組長時豬哥邦說:「當然是男人先升」。

演小武的姚淳耀之前在「燦爛時光」演很熱血很帥氣的明強,整個反差超大XDDDDDD

從第一集來看,唯一有尊重女性的只有兩個人,一個就是呆呆但是很可愛的工人阿成(他很帥,偷偷圈粉)、另一個是阿鵑的青梅竹馬玉山。

喔這一集還有一個心得,就是當時的年代要與遙遠家鄉的親人聯絡只能打著很貴的長途電話;現在只要有手機有網路,直接看到對方的臉也不成問題。

科技在這方面確實是發揮了很正面的功用呢。

 

沒有第二集的短版,只好找別的來放XD

第二集開始緩慢揭露工廠黑暗面和整個社會時代的壓迫。

從工廠內部開始,規定女工整個早上只能去兩次廁所,第三次開始就要扣錢,超級不人道。

公司總經理與廠長來到工廠內,公開要求大家選舉票投國民黨(ㄏㄏ),廠長並和豬哥邦說國民黨當選才有新廠,他才能當廠長。

簡單說就是從上層開始往下施壓,為了利益、為了錢要求這些人不擇手段。

豬哥邦找上庶務主任,要他去找個小咖做違法勾當,結果最後這事情落在阿成身上,這件事的後續結果相信下集會揭露。

而這次選舉除了國民黨人物,還有黨外人士,在演講會上提倡「工人才是主人」,而前去聽演講會的阿娟和阿成都覺得這樣的理念很棒、願意支持。

還有大咖吳朋奉(很喜歡他)客串香腸伯,跟阿鵑講他以前當工人遇到的不公不義事情。

另一方面,豬哥邦原來是早有妻小的,他還要求阿免當他的情婦,說會找一間房子給他住,想上演現代版金屋藏嬌(噁心噁心再噁心),誘惑不成再來威脅說要把事情傳開讓阿免難看。

異曲同工的,淑美原本以為跟小武穩定交往中,還為此跟阿鵑吵架過(後來和好),殊不知小武卻已經要結婚惹!

阿鵑安慰淑美、為了淑美去跟小武算帳,結果淑美不但不感激,還說阿鵑害得全工廠都知道這回事而他必須辭職。

處處顯示出女性處境的不堪,明明罪魁禍首都是男性(豬哥邦、小武),結果女人與女人卻要因此撕破臉、互相敵對,這正是生活在父權社會壓迫下、甚至內化這樣意識形態女性的例子。

喔對,還有一段是玉山前來找阿鵑會面,然而談話卻不甚開心,玉山一直要阿鵑回去讀書、拒絕承認他現在是一個女工的事實。

阿鵑對此感到失望,他以為玉山會想理解、會關心工人的處境,但卻不是這樣。

其實,玉山說要阿鵑看遠一點等等的話,有點像是知識分子的傲慢,要求人民拋下生計大事去完成一些高空的理想,簡單說就是高談闊論吧。

昨天在打「做工的人」心得時也有深深的感觸。

第三集開始一定會有更多衝突點,開始覺醒的阿鵑也一定會有更多舉動,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喔!

 

36114299_468036763635720_3233674877089087488_n  

圖片取自奇蹟的女兒臉書專頁

第三集出乎意料的沒有太大衝突點,打架的地方我覺得還好,反而打完後豬哥邦說的話比較讓人印象深刻。

豬哥邦升上廠長、阿免跟阿成坦白了他曾被欺負的事情(我還學了一個單字molest性騷擾、調戲、猥褻),阿成憤怒地去找豬哥邦還把他揍倒在地。

結果豬哥邦講出了一些非常現實的話,窮人在這樣的社會裡面想要出頭天,必須捨棄很多事情、犧牲很多人。

他犧牲了父母讓他們住在破爛房子裡、犧牲了自己愛的人入贅到別人家。

「我什麼都願意付出,你們呢?」

也許很多人在這時候會開始同情這個角色,我可以理解這個角色的處境,但理解絕不代表認同。(參:蒂瑪小姐咖啡館─理解等於贊同嗎?

而阿免之於他是什麼?是否就是個利用權力可以玩弄、當失去興趣後即拋棄的玩具?無論他處於怎樣的情況裡都不能洗白他的行為。

他要幫阿成升職,叫他跟阿免結婚好好保護、照顧阿免,而他說的話確實影響了阿成。

他說的有道理嗎?有的,確實這就是現實,就算阿成今天把豬哥邦打死了,能夠改變什麼呢?

但也不能否認可能豬哥邦只是想把事情壓下來(阿免的事情傳開對他也會有不良影響),於是這是某種交換條件讓阿成升職,讓阿免離開。

同時,庶務主任幫助阿成升職,卻在噁心的人事組長小武這邊卡關,人事要求紅包才要幫他辦升職。

豬哥邦似乎又看上阿鵑(讓我吐一下),要將他升為廠長的秘書。

在洗手間,阿鵑和前輩相遇,前輩要他把握機會叫他守本份,不要像其他不三不四的人。

阿鵑叫住他,回道:「你想想看如果是你自己,大家一樣是女工,你不要這樣糟蹋自己人。」

其實這段有一點難懂,兩個人講的話都很隱諱,但我想應該就像明明被傷害的是女性,卻會有其他服膺於父權教條的女性跟著去傷害她。

是阿,很多時候明明是渣男的問題,結果卻變成兩個女人在爭鬥。

阿成載阿免到海邊跟她求婚,阿免失望透頂直接拒絕。

這邊我一直在思考阿免的內心,她認為阿成根本是去跟豬哥邦講條件,把自己當成籌碼讓阿成升職。

就現實條件來說,或許真的這樣的處理方式最好吧,但這對阿免來說只是造成更大的傷害罷了。

自己努力了如此之久,忍受了多少嚴苛的待遇,甚至被上司性騷擾(或更多),她決定將這些事告訴阿成,希望阿成能夠幫助她。

結果回應的是這種「幫助」。

「真的是很垃圾。」

阿鵑也去找阿成,希望他不要成為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不過她還是幫了阿成一把,看小武被豬哥邦罵還是有爽到一下的)

這集結尾在阿鵑拒絕當秘書後,寫了一封信下定決心要舉發豬哥邦的一切不公平行為,並先告知阿免。

(雖然不用想也知道總經理根本是背後主謀阿顆顆寫信給他能有屁用)

阿免被阿鵑說的話感動,決定跟她站在同一條船上。

這段真的很感人,好喜歡阿鵑跟阿免這兩個角色。

之前看採訪,鄭宜農有說到片頭曲「人生很難」是寫給阿免的;片尾曲「玉仔的心」是寫給阿鵑的,我覺得非常的搭XD

下週就是最後一集了,我不信這部劇會有什麼好結局,感覺一定會很難過QQ

 

 

最後一集就從阿免送信失敗開始,信被庶務組長搶走交給偉大的黃廠長,本來以為廠長會處理掉阿鵑跟阿免,結果他竟然給阿免升職。

另一方面,阿成開始被重用其實是利用,廠長帶他去聲色場所(我不知道確切名稱應該是什麼XD),意外遇到在這邊工作的淑美。

雖然淑美再三交代不要跟阿鵑說,不過阿成還是講了,於是阿鵑找到淑美想勸他離開這個工作。

然而即使說得再理想,淑美還是得面對家裡經濟壓力的現實,他也很殘酷的問阿鵑難道他能給他足夠的錢支撐家裡嗎?

後來阿鵑為了趕工過勞而昏倒住進了醫院,正逢蔣經國要來巡視工廠,上頭經理壓力給下來要趕快處理,廠長於是命阿成拿了一個厚厚的紅包去給阿鵑母親並拍照留存。

我說阿成這一看就有問題你為什麼蠢成這樣呢

突然來個題外

我在看Elementary(美劇版的福爾摩斯)有一集挺印象深刻:大意是一對繼承龐大遺產的姊妹發現老爸有很多外遇生出來的小孩,於是兩人對幾個同父異母的手足展開調查。

姐姐只是單純想知道這些人的人品,好確定遺產是否要分給他們;相反的妹妹卻和醫生男友聯手,注射藥物讓自己陷入昏迷以建立不在場證明,並一一殺掉那些手足。

福爾摩斯用計逮捕妹妹之後,姊姊還想找律師盡力幫妹妹辯護,福爾摩斯淡淡地說:「他已經把所有同父異母的手足都殺掉了,你覺得他昨天早上為什麼沒有醒來?」

言下之意就是妹妹大概想把姊姊也殺了吧,最後他又補了一句:「好人必須更加小心。」

阿成是個好人,但是個太呆的好人,所以傻傻被壞人利用而不自知。

阿鵑痊癒出院,阿免跟阿成陪同一起回工廠,結果發現竟然已經「被離職」了,阿成得知被利用十分憤怒,但也於事無補,結果被抓進警察局。

總統要來巡視前,經理前來勘查工廠,發現竟然一大堆女工罷工,工廠空空蕩蕩,經理和廠長開始互相撕咬,最後只好臨時向其他廠調員工來充場面。

阿鵑收拾行李準備離開宿舍,大批女工出來送他,這邊真的滿感人的,有人感謝阿鵑,感謝他為工廠帶來了一點小小的改變。

最後在阿成被放出警局,看著電視上撥放總同巡視工廠那「完美無暇」的畫面作結。

是一個很不像結局的結局,工廠的不公義還是會持續著,但也許會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吧。

這部戲顯然也不是要演出什麼轟轟烈烈的劇情,它描寫的就只是在那個所謂經濟起飛的年代,工廠女工及其他小人物可能的共同經歷而已。

深深覺得四集實在太濃縮,在有些人物跟劇情描寫上無法詳盡,比如阿鵑跟青梅竹馬的關係、還有淑美角色也不夠深入等等。

不過還是很不錯的一部劇集,而且音樂很棒!!!!(私心)

如果你對台灣早期歷史有興趣可以看看,這部戲也很能激起反思,不管是勞工權益、性別平等、貧富差距等等議題都有牽扯到。

接檔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也非常期待,感覺是會有更多碰撞的戲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