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娘,妳可曾想過與一人共度餘生?」那是一道輕靈的嗓音,聽著舒舒服服,心情平靜。

 

「人一生,若能得那一人,便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長長的黑髮垂掛雙肩,月光映照著麗人臉龐,她輕撫手中的筆,像在自言自語著。

「明日我便離開七秀,這段時間,能夠認識你們一群好姐妹,真的很開心。」萬花淡淡笑著。


「...我也想,去找一個願與我白頭偕老之人。」


「...嗯。」秀娘輕輕點了點頭。

她什麼也不能說,只能靜靜地、靜靜地坐在她身旁。

----------------------------------------

「那時,我如果對妳說出一句,哪怕幾個字也好,妳可願意為了我留下...?」

----------------------------------------

不知從何時起,秀娘再也沒收到杏書的書信了。
就像突然斷了線的紙鳶,失去那僅連的一條絲線,再也找不著蹤影。

「杏書師姐嗎?她......」為了尋找伊人來到萬花谷,面對的是花谷弟子欲言又止的模樣。

沒有死,但也不算活著。

在秀娘面前的,是個屍人,即使毫無生氣卻仍能看出清麗秀氣的臉龐。

萬花弟子簡略地描述了杏書的遭遇,其實他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杏書為了心儀之人付出一切,卻落得如此下場,而那人在哪?無從得知。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秀娘輕輕執起杏書雙手,幾顆淚珠滴落。

「今後,讓我來與妳共度餘生吧。」

那夜的月光,如同當年一樣,皎潔明亮。

 

創作者介紹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