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三同人短文

《唐毒》

 

 

 

「阿閻。」

月沉凝光,五毒女子閉著眼,慵懶地倚著玉蟾坐於湖畔。

女子身形消瘦,烏黑髮絲散落臂膀,後頸隱約露出紋身。

「還好嗎?」唐無閻在她身旁坐下,手掌撫上伊人額頭。

「還行。」鳳雩拉下唐無閻的手,輕輕地握著。

唐無閻已拿下面具,稜角分明的五官,左眼下一道驚心觸目的傷痕延伸到唇邊。

她記得這個疤,記得……

 

幾年前她隨玉蟾使鳳瑤前往中原辦事,正遇天一教騷擾城鎮。

擊退天一教後,鳳雩發現奄奄一息的唐無閻,最嚇人的莫過於左臉上那已血肉模糊的深深傷口。

「是個唐家堡的啊。」五仙教向來對唐門不抱有什麼好感,她也不打算救他。

轉過身,鳳雩腦中卻回想起鳳瑤說的:「本教有些弟子行為過於殘忍……我們苗人本質是樸質善良的,不該因對方是不同身分便不同對待,應該一視同仁。」

鳳雩輕輕嘆口氣,回身尋找唐無閻。

自此,兩人踏上了全然不同的道路。

一路遭遇許多,當紛亂平息,鳳雩卻再無將來。

 

「鳳雩。」唐無閻溫柔的嗓音喚回鳳雩,他輕輕攬著她,玉蟾已跳入池裡。

「嗯?」

「為什麼救我?如果沒救我的話,現在妳也……」

「你的任務期限是何時?」打斷唐無閻的話,鳳雩問著,像問著些稀鬆平常的事。

唐無閻沉默,她明知道這次的任務目標,是她。

「無妨,我也撐不到那時的。」鳳雩淡淡說著,拿起唐無閰繫在腰間的面具把玩著。

「吶,阿閻,就算重來一次,我也不會改變決定的。」

「所以,你好好陪著我就夠了。」

「……嗯。」唐無閻將鳳雩摟得更緊,親親在額上印下一吻。

幽幽月光映照著湖面,兩人相依的倒影隨著水波盪漾。

 

芳草萋萋,雕刻精緻的墓碑靜悄坐落在五毒教一隅。

墓碑上鑲著一頂面具,不知是何人的。

自此,唐家堡再無唐無閻這號人物。

創作者介紹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