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三同人短文

《名字》

羊丐

 


 

 

(一)

雨下得很大。

穿著道袍的少年急匆匆走著,好不容易才遇著一處避雨的小破廟。

未入廟內,少年便瞧見了個小乞丐。

那小乞丐看來不過十歲,十分瘦弱,衣著雖亂卻不髒,眉宇間更透露出一股英氣。

少年躲入廟內,朝他頷頷首,無濟於事地想拍走袍上的雨滴。

小乞丐只盯了他一眼,便將目光轉回那不斷傾瀉的天空。

屋外轟聲雷動,屋內萬籟俱寂。

少年不住偷偷瞧著小乞丐,他那明明極為年輕的眼眸裡隱隱透露出幾分滄桑、幾分憎恨,彷彿無聲地對著當今這亂世抗議。

那樣的眼神他只在師父輩以及相遇的幾名老人身上看過。

是什麼樣的際遇,讓一個孩子染上那樣的目光呢?

然而,少年始終沒開口詢問。

 

雨停了,小乞丐頭也不回地走出屋外。

那是兩人第一次見面。

 

(二)

城內城外,兵荒馬亂。

「玄兒,趕緊跟上!再不走恐怕便出不去了。」

「是,師兄!」修道少年應聲,加快步伐緊跟在師兄身後。

經過轉角,眼角餘光卻突然瞥見個人影,躺在角落的,是當日那小乞丐!

少年旋即回身,衝到小乞丐身旁,湊近探查他的鼻息。

「怎麼了?」師兄焦急回頭,看見少年已將小乞丐抱起。

「他還活著。」

「你──罷了罷了,救得一個是一個,走吧。」

 

好不容易出了城外,師兄將小乞丐安置在幾名萬花弟子臨時搭成的醫療帳篷,囑咐少年待著幫忙,旋即起身去找其他純陽師兄弟。

「受了些皮肉傷,也沒什麼,反倒是長期營養不良比較嚴重。」萬花弟子檢查後得出結論,讓少年負責照顧他。

少年盯著小乞丐緊閉的雙眼,此時的他才像是個真正的孩子。

「我去找點東西給你吃。」明知他聽不見,少年卻還是開口。

將外衣脫下披到小乞丐身上,少年站起身來。

 

「不…爹…娘……」夜裡,少年被小乞丐的囈語吵醒。

那無助的聲音十分清細,少年這才知道原來眼前的小乞丐是個姑娘。

「嗚……此仇不報……誓不為人……!」小乞丐眉頭深鎖,夢中的情緒由憂傷轉為憤怒,淚水滑落臉頰,過了片刻才又回復沉靜。

少年似乎有一點點兒明白,他為何懷有那樣的眼光了。

 

次日清晨,少年醒來沒多久,小乞丐也醒了。

一睜開雙眼便充滿戒備,小乞丐迅速坐起身來,目光掃過滑落肩膀的袍子,又瞧瞧四周,最終來到少年身上。

「你救了我?」清脆的聲音從喉嚨發出,聽來不是感謝,反倒更像質疑。

「嗯,我跟師兄要出城時發現你的。」少年簡短回答,表情看不出多大變化。

「為什麼?」

為什麼?少年愣了愣,是啊,為什麼呢?

「不為什麼,幫助人不須理由的。」片刻,他給小乞丐、也給自己這樣一個答案。

小乞丐卻不屑的笑了笑:「怎麼可能,地上躺著多少人,你就偏偏救我?這世道我看多了,莫不是有意圖,怎可能無緣無故幫助人呢?你以為能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一連串的質疑,讓少年不禁訝異,他那小小的腦袋裡裝著多少心思。

小乞丐欲站起身來,身子卻還虛弱不穩,少年見狀連忙上前扶住他。

「你要報什麼仇?」少年突然開口,小乞丐倏地抬起頭對上他的雙眼,目光凜冽。

「……你昨夜說了夢話。」他連忙補充解釋。

小乞丐推開少年的手,站穩身子。

微涼的風颼颼吹入帳內,髮絲揚起。

「……是啊,也許救人不需要理由,就像殺人也不需要吧。」

少年並不作聲,似乎在等著小乞丐繼續說下去。

淡漠地瞧了少年一眼,小乞丐才開口:「我爹娘是十分普通的農民,這天下究竟是誰的與我們也沒啥相干,但是狼牙軍毫無理由殺了他們。」

語畢,小乞丐望著帳外遠方,眼中充滿了濃濃的恨意。

「你何不加入天策軍?」若要向狼牙報仇,從軍或許是最快的途徑,少年想著。

「哼,那群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小乞丐咬牙回答道,他不是沒試過,可那些士兵光看他乞丐的模樣便瞧不起他,好像他會弄髒那些鎧甲一樣,什麼東都之狼,不過又是群勢利的喪家犬。

看著他眼中火光越烈,少年卻不知該再說些什麼。

「你太單純了。」小乞丐冷不防說。

「我──」正想開口,卻被小乞丐給截了話去。

「這條命欠你的,我必會還。」童稚的臉上流露著不相稱的深沉表情,小乞丐拋下一句話,便走出帳篷。

少年盯著他,一時卻開不了口。

「……你──你要去哪?」就在他將要走出自己視線時,少年終於說出一句話。

「君山。」小乞丐頭也不回。

 

「……」

這回,仍是來不及開口。

 

(三)

數年後。

「大家待在一塊兒!別分散了!」

當時少年,今已成人,一襲純白道袍早無當年青澀,高大的身形更添幾分沉穩。

他與數名純陽弟子路途中遭天一教襲擊,敵方不僅人數眾多,更有巨大毒屍。

眾人擋了一陣,卻是再檔不住了,且戰且走入了林子內。

「青玄師兄,該如何是好?」

皇甫青玄未開口,天一教徒喊叫聲便從四周響起,很快將他們包圍。

「這些屍人百毒不侵、刀槍不入,實在太難對付……」師弟絕望說道。

「…我開出條路,你帶其餘人先走。」皇甫青玄提起劍,朝著守備最不嚴謹的區塊衝去。

霎時白刃相接,刀光劍影,皇甫青玄獨身殺出條血路,眾弟子連忙跟上。

路的盡頭,卻是更多屍人。

眾人默然,這林子是踏不出去了。

 

正當他們舉起劍準備面對最後一戰時,不知從何處傳來了笑聲。

「哈哈,看哪!一群牛鼻子!」隨著豪邁聲音而來的,是群丐幫弟子。

他們有男有女,提著酒、拿著打狗棒,神色輕鬆。

「這些噁心的毒屍怎麼還是這麼多?打都打不完!」

「好勒,咱們便活動活動筋骨!」話音一落,丐幫弟子隨即加入戰局。

有了助力,局勢不再險峻。

皇甫青玄斬去一名毒屍,頭顱落在一丐幫弟子腳前。

他抬起頭,看見了她。

不再是當年的小乞丐,眼前的她面容清麗,眉宇間英氣更盛,束起的俐落馬尾隨風飄揚。

「──是妳?」皇甫青玄不禁開口,怎麼也想不到竟在此處遇著她。

「我說我會還的。」她淡然開口,隨即便打倒兩名教徒。

 

幾番激戰過後,天一教眾見情勢不妙,一一逃竄,沾滿血色的林子漸趨平靜。

出了林子,皇甫青玄雖心緊惦著她,卻仍先處理其他純陽弟子們的傷勢。

這戰損失慘重,倒下許多人。

「……你們先在這歇會兒,我回去看看他們。」屍首總得好好安葬,何況難保天一教不會想練更多毒屍……。

林子裡瀰漫濃濃血腥味,吹動的微風彷彿也在哀悼著逝去的生命。

皇甫青玄看見她將純陽弟子的屍首集中起來。

「……謝謝。」他啞聲道。

她瞧著他,漾起一抹有些憂傷的微笑:「你也長大了吧?」

這兵荒馬亂的世代,想不長大也難。

多年不見,她似是柔和許多。

 

皇甫青玄蹲下身,將純陽弟子們的雙眼覆上。

「小心!」皇甫青玄正想起身,旋即被她推倒在地,霎時箭聲四起。

頃刻卻似永恆,箭雨漫射入林,他看著一旁屍首逐一插滿箭支,感覺身上人兒的重量越來越重。

箭聲停歇,留下混濁的呼吸聲。

「你──我立刻帶你出去治療──」皇甫青玄欲扶她起身。

「別碰,有毒。」打斷他的話,她氣若游絲吐出四字。

皇甫青玄愣住,盯著她的臉,卻說不出半字。

「呵…我說了…我會還……的……」那語音漸弱,到最後,便是再無聲息了。

「醒……」距他不過數吋的臉龐,逐漸失去血色。

 

「你…你叫什麼名字……」

終是問出來了,卻再也得不到回應。

創作者介紹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