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到我們月如被誤認為女飛賊抓進去關,逍遙從外頭進去探監花了好幾百文錢才進去。

在監牢裡的月如憤怒,叫逍遙趕快去把飛賊抓來。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怎樣調查月如她都不理我了,只說趕快去抓女飛賊XD

於是,李逍遙抓女飛賊之路展開!Let's Go!

他來到寡婦家發現沒人,走一走竟不小心踩到機關,屏風的後面出現了一道秘門,往裏頭走去便是通往那井底密室的地方。

終於,他在地底碰到了姬三娘(那個胸部是否擠太多?)


姬三娘立刻便承認自己就是女飛賊,還劈哩啪啦講了一堆,感覺得出來她真的很寂寞,平常都沒有講話的對象吧~?

戰鬥過程就直接跳過了,我記得他會招喚小女飛賊出來的樣子(?)

錢還算滿多的,不愧是女飛賊呢~

打敗他之後,立刻把人抓來太守這(是叫衙門還是啥...)

之後就開始一連串的審問,因為內容實在太有趣,所以我就通通截圖下來啦XD

說到這裡,太守一個血壓飆高趕緊叫旁邊的拿藥給他,並且把姬三娘抓去關了。

(最後一張的姬三娘看起來有點戽斗欸www)

月如也終於平安歸來,兩人繼續向前邁進尋找靈兒的身影。

但!是!在離開這裡前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做呢?

沒錯,就是當初拿去給磨刀師傅的那把,生鏽的鐵件R!

磨完之後,生鏽的鐵件變成了青鋒劍,在那個進度算是挺不錯的劍啦~於是佩戴上去,繼續出發!

兩人走上山路,往下一個城鎮前進。

殊不知才剛開始走沒多久,就看到之前在客棧東西被偷的古董商死在路上,全身綠色超胎歌。

兩人撿起他身上的包袱,打算到長安拿給他的妻子。

後來遇到一位秀才,說山上住了蛤蟆精,會把人吃掉,害怕得要死直發抖!

但逍遙貴為我們大俠(?)哪會因為這樣就害怕呢?於是秀才便雇用他們兩人為保鑣,保護他度過這座山。

半路上也遇到獵人,順便提供我們情報,蛤蟆的肚子裡有顆五毒珠哦 

繼續走下去,來到最右邊的山路時,突然一個老人飛了過來~(咻咻咻)

是畫風非常不一樣的獨孤劍聖,在電視劇裡有很多複雜的過去,但在遊戲裡沒有什麼特別著墨。

劍聖靠著神預感預測出今日此地將會有血光之災,特別提醒兩人最好趕快離開,不過這兩個人怎麼可能真的回頭呢?

所以基本上劍聖在這裡出現的原因大概只是露個面出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秀才聽到血光之災,就腳軟逃跑,連錢都不拿回去。

 

 

 

繼續往下走,終於走到了山上,竟發現之前在客棧簡單打敗宵小的女子坐在門口。

但女子什麼也沒說,女子洞內走去,還警告他們不要跟來,嘴裡也念念有詞著說什麼男人都很爛之類的話。

兩人走進了山洞內,想一探究竟。

進去走了一段路,又再度遇到該名女子,女子表示這裡是他家。

兩人驚訝不已,想說誰會住在山洞裡啊?順便說明自己要去別的地方,希望通過這個山洞。

豈料女子不但不讓人過,還說要把路都封起來,理由就是男人都去死!

想來肯定是以前有過什麼情傷,但就算因為這樣就不讓人過山路也太白爛了吧?請問這塊地是私人財產嗎?

不得已兩人只好退出山洞,但才剛走出來月如就提出了異議。

根據我們月如大小姐的第六感(?),剛剛那女人肯定不單純。

於是外表看似少年,內心也是個少年的逍遙便與月如再度回頭往洞裡探去啦!(敲鑼打鼓)

走了一段迷宮,到了底卻發現──

登登登登登登!剛剛那個女人和一隻超級大的看起來像石頭的蛤蟆精站在一塊兒,他甚至還叫那隻蛤蟆兒子?!

月如驚甲賣系(台語),後來忘記講了什麼,大概就是指控女人和蛤蟆精竟然毒死經過這座山的人。

這時她的名字終於出現惹!是聽起來超威的「金蟾鬼母」!身分被揭露後,遮住半邊臉的頭髮也飛了起來,露出毒印(?)

從他說的話完全可以猜出他以前可能fall in love with 某人,但是被拋棄還被羞辱嘲笑,才會造就現在這樣的個性。

話不投機半句多(啥),逍遙兩人於是便開打!

蛤蟆精嘴巴會一開一合,其實還滿可愛der,他們好像會讓我方中毒的招(記憶模糊)

總而言之打贏了(還故意不給逍遙補血ㄎㄎ),得到經驗值1480,比姬三娘高;但錢比姬三娘少一點。

打贏了就可以從出口走啦~但諸位客官可還記得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一張圖嗎(到底有幾個上)?

是的,就是這張。

獵人的話我都深深地記在腦海裡(你存在~我嬸嬸的腦海裡~我的夢裡~我的心裡~我的歌聲裡~哦窩窩~)

所以我們就很殘忍地剖開了肚皮,取出五毒珠。(肚皮裡還有很仿真的大腸)

看到這裡,可以發現我的標題「是非黑白沒一定」,是的就是這樣!

你說姬三娘很壞很邪惡嗎?倒也還好,他偷的都是一些超級有錢但似乎人品不怎麼樣的富人。

其實我還滿愛遊戲裡的姬三娘這個角色,她很豁達外放(?),講話又很有趣,偷東西呢也是為了自己的生活娛樂。

和後面的鬼母比起來,她是個比較「自私」、「自由」的人,在那個「女人都是男人附屬品」的古代,算是個新新人類吧。

但姬三娘在電視裡被塑造成「為了幫死去的丈夫保持身體不腐壞而需要大把金錢」而去偷竊,讓我覺得改得有點不好。

金蟾鬼母呢就是八點檔裡一些苦情反派,也有點中二病的味道。

「我得不到幸福,全世界都別想得到!」「這個男人負我,全世界的男人都是爛東西!」之類的。

但有必要這樣就殺了她和她兒子嗎(雖然他們也有殺人啦)?難道不能試著動之以情說之以理?

母子被打敗後也沒有任何台詞,割開肚皮也沒有任何多的對話,總覺得正在顯示人類覺得自己才是正道的殘酷。

這部分在電視劇裡描寫的很深刻,從蛇妖狐狸精那段開始就是,也有演出靈兒變成女媧狀態以為自己是妖怪時的掙扎。

所謂是人是妖,並不就代表絕對的善與惡,誰說沒有善良的妖?想想後面的彩依、仙二的蘇媚、仙四的夢璃?

壞的人則滿滿是(看看窮滑派那個女掌門豬妖(誰?)),或自以為正道就濫殺無辜的大有人在。

阿阿阿要認真寫一篇文章的話可以扯很多,但是這篇文的主題明明就是遊戲紀錄而已XD

所以今天就到這裡囉~下回就要去首都長安找月如表哥囉~

下回再見~(揮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閒晃果子狸
  • 寫的很精彩,推一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