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累死我了。」為期一個星期的喪禮結束後,船越武郎拖著疲憊的身去來到情婦家。他還來不及寄出離婚協議書,菜緒就自殺了,更何況外界都還以為他們兩人仍然是甜蜜的夫妻。為了不再引起議論,船越武郎索性包辦所有喪禮費用堵住原田夫婦的嘴,扮演好傷心欲絕的丈夫便行了。

「辛苦你了,你岳父岳母有說些什麼嗎?」情婦綾香替兩人斟了高級紅酒,在他身旁坐下。

「哼,那對夫婦,只要拿錢去塞他們的嘴就不用擔心了。原田老頭可還是我爸的下屬,量他也不敢亂說話。」船越武郎氣憤地吐了一口氣,舉起酒杯湊到嘴邊。

「那今天就好好慰勞你一下吧。」綾香挪動身子,跨坐到船越武郎的腿上。

船越武郎摟住綾香的腰,嘴湊到她的頸項旁,香水和紅酒殘留口中的香氣混合在一塊,調配出充滿情慾的魅惑氣息。

綾香穿了緞面的紅色緊身洋裝,完美呈現她誘人的身材。船越武郎將手探到她背上,緩緩拉下拉鍊。

「要溫柔點喔,醫生說胎兒還沒有穩定下來不能做激烈運動。」綾香在他耳邊呢喃。船越武郎點點頭,隨後埋入綾香胸前,右手撩起她腿上的紅色布料。

不知怎麼的,那紅色讓他想起剛送去火化的菜緒。簽協議書那天,他始終不敢抬頭和菜緒對到眼,在短暫的交談中,他也只是盯著菜緒的脖子說話。照理來說當過無數次負心漢的船越武郎是不會感到害怕的,但他卻異常的恐懼看到菜緒的雙眼。

搬出去的那天,菜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言不發。船越武郎在挪出最後一項物品後,回過頭來準備帶上門,心理揣度著是否該說聲再見。他望向菜緒,發現菜緒也抬起頭來,回望著他。此刻她的雙眼已不再擁有將人拉進漩渦的紅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蘊含了絕望、憤怒與狂亂的腥紅。船越武郎心頭一震,視線立刻轉開,低聲咕噥了句「那麼,再見了。」便帶上門,永遠阻隔了兩人。

當天船越武郎失眠了整晚,半夢半醒之間,一直有雙血紅般的雙眼停駐腦海,怎麼也揮散不去。所幸這樣的情形只持續兩天,第三天晚上他在與綾香的歡愉中度過,連作夢的精力也用盡了。沒想到隔天起床,便接到了菜緒自殺的消息。

船越武郎赤身躺在床上,身旁是已陷入熟睡的綾香。菜緒的死對我來說是件好事,他這麼想著,不必離婚遭受外界的議論,也不用擔心菜緒是否會找上門來糾纏不清,原田夫婦也沒辦法再來藉機索錢,簡直一舉多得。黑暗中,船越武郎嘴角勾起一抹笑,翻個深陷入沉睡,菜緒那雙猩紅的雙眼早已被他遺忘。

 

四年後。

船越武郎在菜緒死後不到一年就和綾香結婚,兒子鴻如今也三歲大了。今天正好是鴻滿三歲的生日,船越武郎提早下班,開著車到蛋糕店買了他最喜歡的卡通造型蛋糕,再繞路去玩具店買最新上市的機器人玩具。夕陽西下,開著車奔馳在道路上,船越武郎吹著口哨,顯然心情很好。他轉入一條街道,赫然發現街上的景象有種熟悉感,好像多年以前每天都會經過似的,接著他就看到了那棟灰色公寓,那棟幾年前曾是他的家的公寓。船越武郎情不自禁地抬頭往上看,看著位在六樓,他和亡妻待過一段日子的房間窗戶。窗戶裡閃爍著詭異的紅光,好像是一對眼睛,充滿了血紅色的光芒,此刻正靜靜地瞪著他。深層的恐懼感瞬間壟罩全身,船越武郎感覺身體彷彿被丟進結冰的湖中一樣寒冷,他眨眨眼,用力搖了搖頭,再次望向那扇窗,發現那不過是夕陽餘暉的反射罷了。

「呵呵,我真是想像力十足。」他如此自嘲,心裡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菜緒小姐,妳長得真漂亮。」那是他和菜緒初次見面時,對他的稱讚。

船越武郎皺起眉頭,嘗試將那股聲音從腦中驅趕出去,但卻徒勞無功。

「不,我是說真的。尤其是妳的眼睛…好像要把我吸進去一樣…真是太美了。」那是十分真誠的語調,伴隨著聲音,菜緒當初漂亮的身影出現在他腦海中,他望進菜緒的雙眼,那是雙極其美麗的雙眼,隱隱透出一絲魅惑的紅光,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下個瞬間,原本充滿魅力的雙眼轉成了他離開菜緒前看到的那雙眼睛,布滿了血絲,散發出怨懟的紅光,那充滿絕望與恨意的眼神射向船越武郎,船越武郎全身顫抖起來,他把車停下來,努力驅除那道影像。

約莫三分鐘後,他的顫抖才平息下來,他從方向盤上抬起頭來,看著能夠顯示日期的手錶,這才想起今天是菜緒的忌日。

菜緒的忌日正巧是鴻的生日……,這是某種巧合,還是刻意的安排?船越武郎感到一陣不安,開始轉動方向盤,繼續踏上歸途。他內心渴望著趕快回到家中,見到自己的妻兒,好趕跑內心那股可怕的不安情緒。

一停好車,他便拿著蛋糕與禮物衝進電梯,此刻那段從地下停車場到家門三十秒的距離變得特別長,船越武郎不知怎麼的感到特別焦急,彷彿每晚一秒就越可能發生什麼事情。

他按了按門鈴,隨即發現門沒鎖,於是匆忙推開門。

在門後等著他的景象,是他這輩子都無法想像的噩夢。

在他那渾身是血,已失去氣息的妻子身旁的,是手上拿著菜刀、全身濺滿鮮血,今天剛滿三歲的兒子。

「爸爸,你回來了。」鴻轉頭望著父親,童稚的嗓音開口說著。

船越武郎望進他兒子的眼眸,突然想起兒子剛出生時,綾香對他說的話。

「這孩子的眼睛既不像你,也不像我,是遺傳到了誰啊?」

他瞅著,發現那雙眼睛並不陌生。

創作者介紹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loodrose
  • 嗚喔喔喔!!!!!!!!連到結尾都好懸疑!!!!!
  • 只能意會不能言義(眨眼)

    aikoaction 於 2013/07/24 00: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