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目的地是奈良縣。
「奈良這裡有名的寺廟多,這群破面仗著人類的信仰,大肆食取人類的靈魂。」
大夥移動到目的地的路途中,加賀報告著她這些天來蒐集到的情報。
「我還聽說有人目睹那裏的鹿群攻擊人類的事件。」加賀沉重的開口,與平時判若兩人。
執行任務時,必須全心全力的去完成它,不可有一絲怠惰。這是加賀從燁身上學到的。
「又是那群破面幹的囉?」一護開口,他對於之前突然遭受破面攻擊卻無力抵擋的事情仍耿耿於懷。
破面的能耐,他已經聽完解說了。但自己完全無力抵擋這點,他卻是萬分不甘心。
「──要變得更強。」要強到能夠保護想保護的人。不論是龍貴、茶渡,還是織姬。
必須強到能夠保護最重要的夥伴。



「到了。」燁率先停下腳步,走出這片森林,就是他們的目的地,奈良縣。
幾乎是他們停下的同時,遠方同時出現兩道強大的靈壓。
傳令神機也開始瘋狂的發出警報聲。
「大量的虛出現...破面有兩個,兩點鐘與九點鐘方向。」加賀冷靜分析。
「我去解決那邊那隻!」一護不等其他人出聲,抽出斬月,即刻便朝兩點鐘方向奔去。
「一、一護!」加賀出聲時他早已走遠,加賀擔心的望著他消失的方向,又不時回頭望著燁與修兵,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燁瞧了她一眼,「妳去追他吧。」
「謝謝隊長!」加賀道了謝,隨即以瞬步離去。
一直沒有開口的修兵望著加賀離去的背影,輕輕的開口:「加賀不太一樣了呢。」
「是嗎?」
「感覺莽撞了一點...是黑崎的關係嗎?」
「是她自己的問題吧。」燁撇過頭,轉身朝九點鐘方向移動,修兵尾隨其後。
雖然不想承認,但黑崎一護身上確實散發著某種特別的氣息,讓人不禁想跟著他。
加賀必然是被他吸引了吧。





「一護!」加賀追著一護奔出森林,來到一座小山坡上。
「嗚!」兩人同時捏起了鼻子。「好重的血腥味...」
仔細一看,草地上有數隻鹿的屍體。
「好噁心...這些傢伙,連動物也要殺害...」加賀緩步到鹿隻的身旁,蹲下身瞧著。
突然,數不清的虛從鹿群的屍體裡鑽了出來,彷彿原本就躲在裡面埋伏。
「什麼?!」加賀往後一躍,避開虛尖銳的爪子,後方上百隻的虛又朝她撲來──
「喝啊!」一護舉起斬月縱身一砍,許多虛被斬成兩半,但那只是全部的一小部分。
加賀一邊閃躲攻擊,一邊使出火力強大的鬼道,只是虛的數量仍舊不見減少。
不斷湧出的虛群...就像要一點一滴消耗兩人的體力。
「...可惡,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嘛!」一護和加賀背靠上背,兩人被黑壓壓的虛群給包圍。
「一護,你可以幫我擋住他們幾秒嗎?」加賀開口詢問,內心盤算著什麼。
「可以是可以啦,妳有什麼好辦法嗎?」
加賀笑了笑,「待會兒看了就知道。」語畢,她往上一躍,跳到了上空,舉起雙手,口中唸唸有詞。
「月牙天衝!」一護直線條的斬擊正好能將虛群與加賀之間畫出分界線,沒有虛能夠越過它。
此刻數道光鎖從加賀手中釋出,交錯纏繞,勉強覆蓋住了整片虛群。在此過程中,加賀的嘴仍不停的念著什麼。
「...破道之三十三‧蒼火墜!」加賀將最後一句話大吼出聲,傾刻一團爆炎從她手中噴出。
火勢隨著光鎖蔓延,覆蓋住了一整群虛,炙熱的溫度使得兩人都開始冒汗。
一護看呆了,雖然平時常常看露琪亞使用鬼道,但威力如此強大的...從來沒有過。
過了一會兒,眼看虛群都被燒盡,加賀從腰間拔出她的斬破刀。
「颻颺吧,赤風!」她喊出解放語,刀刃瞬間變為一陣旋風,「東風之鎖。」
那陣旋風將整片火勢壟罩住,圍成圓形。裡頭的火焰失去氧氣的供應,很快便熄滅了。
「呼!」加賀用手背抹去額上的汗水,將斬破刀收回腰間,鬆了一口氣。
「可惜...做得不太漂亮呢。」方才翠綠的青草地,現在全都變得焦黑了。
一護走上前,開口道:「加賀,我不知道原來妳這麼厲害...」他顯得有些驚愕。
其實他從沒有看不起加賀的意思,但像這樣運用智慧與技術的戰術卻是他怎麼也學不來的。
「咦?沒有啦!我只是把鬼道組合起來使用而已...」加賀搖了搖手,有些不好意思。
「還挺不賴的嘛!這樣才有資格做我的手下敗將!」此時響起了一道尖銳的女性聲音。
一護與加賀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站在山丘頂的櫻花樹旁,一位破面。
「接下來,就是你們乖乖求饒的時間囉?」她揚起一抹邪惡的笑,手上的尖爪倒映著光芒。



※加賀是將縛道三十七‧吊星編成網狀與蒼火墜組合使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