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報告顯示這群來到現世的破面與藍染毫無干係,但他們的作為已擾亂了秩序,在此我要派出一名隊長負責處理這件事。」
總隊長說著,面無表情。
藍染逃逸後,屍魂界頓時失去了秩序,隊長會議的次數比先前甚為頻繁。
眾人沉默片刻,似乎無人自願接下這份工作。
「請讓我來。」一道嗓音射出,循著聲音所見去的正是新上任的五番隊隊長,柳生燁。
總隊長環顧眾人,除涅繭利輕輕哼了一聲外,並無人發出異議。
「好,那麼我便將這任務交予你。」總隊長的聲音雖蒼老但卻沉穩,顯得十分威嚴。
燁微微鞠了躬,表情並不變,腦中思緒卻已開始快速奔馳。
現世,對她來講是充滿了許多不堪回憶的地方,卻也是帶給她希望的地方。
「一定...還在那裏的吧...」


「要去現世嗎?」加賀聽有艱難的任務,本是興趣缺缺,但一聽執行地點在現世,雙眼登時亮了起來。
燁沉默不語,只將手中一疊資料遞到加賀手上。
加賀接下資料翻了翻,雙眼微睜,似是有些驚訝。
「隊長,這會不會跟...」她頓了頓,不知該說不該說。
燁微微點了點頭,淡淡的開口道:「和你上次去現世發生的事情,也許多少有些關聯。」可能是兩人間的默契,他們並不直接提起。
逃避總是比背負來的簡單。
燁站在木製辦公桌旁,手指輕輕拂過桌面,好幾百年歷史的木桌,上頭的坑坑疤疤不論再過多少年,都無法消去。
「加賀,我要妳先去現世進行搜查探勘。」燁清楚下達指令,眼神筆直的望著加賀。
「還有,順便去找一個人...」
記憶也是一樣,不論過了多久,真實發生過的始終存在,不會逝去的。




「柳生隊長。」門外走進一名男子,手背上綁著九番隊的隊徽,臉上有顯眼的刺青。
燁面無表情,抬起頭來望著檜佐木,開口道:「檜佐木副隊長,你願意協助執行這次的任務?」
檜佐木並不說話,但卻堅定的點了點頭。
看到充滿瘡疤的桌面,會有股衝動想把它補起來。
「檜佐木學長,」燁突然改口,眼神彷彿失焦在遠處,「你覺得...」後面的聲音極其為小,沉入了窗外的蟲鳴聲裡。
檜佐木正想詢問,只見燁已回頭望著自己,眼神不再迷離。
「我已經派加賀去現世搜查了,明天我們就啟程。」一句說完,她不再逗留,自行步出五番隊辦公室。
記憶也是一樣的,忍不住就會想去彌補留下創口的記憶。
檜佐木愣愣的站在原地,那件事後過了許多年,今日是那麼久以來第一次與她對話。
當初那個沉默寡言的學妹即使冷淡,雙眼卻是炯炯有神。
有人說,五番隊新隊長的眼神裡看不見靈魂;有人說她只是心不在焉罷了。
只有幾個人看得出來,她的靈魂縱然還在,卻已是千瘡百孔。
木桌補得起來,桌面光滑如新。
記憶縱使補上,卻無法掩蓋真實存在的事物。
檜佐木皺了皺眉,動身離開了辦公室。
藍染仍是隊長時,五番隊辦公室一切都是井然有序,也十分安靜。
燁與加賀來到這裡後,一切並沒有改變,唯一改變的是屋簷上的兩串風鈴。
木製與銅製,相互敲擊發出和諧的音律。
此刻正隨風飄揚,奏出簡單的聲音。
「叮叮、叮叮...」




初遇破面、與假面軍勢接觸之後,進入虛圈之前。
「..最近虛的出現越來越頻繁了。」黑崎一護身著死霸裝、手上拿著斬月,正在追逐一隻體型略小、動作卻迅速的虛。
需一個拐彎,從轉角消失。
一護冷笑了一聲,「你跑不掉的!」身子一晃,也轉了過去,正準備將刀舉起發出一擊──
「呀!」女性的喊叫聲在他耳邊響起,只見刀光一閃,虛登時被劈成兩半。
隨後穩穩落下在他面前的,正是加賀。
「煩死了,怎麼沒來幾天就那麼多工作啊...」加賀甩甩身後的辮子,將斬破刀插入刀鞘。
一護呆了片刻,隨即開口:「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加賀聞聲抬起頭,臉上是又驚又喜,「好久不見啦,一護。」她咧嘴一笑。
季節正是現世的秋天,枯黃的樹葉很容易就被風給吹了下來。
「妳來這裡幹嘛?」一護只是一個境的問著,並不搭理加賀親切的招呼。
加賀撇撇嘴,腳下的樹葉被踩的喀喀作響,「執行任務。」
一護雖想再多問,但也明白自己沒有權力再過問,只得住嘴,勉強的點點頭。
「你知道破面嗎?」加賀見他沒什麼反應,便開口問他。
「妳說什麼?」一護聲音立刻提高,兩眼緊緊盯著加賀。
加賀一笑,「想知道的話就答應我,要協助我們執行任務喔。」她的伶牙俐齒,一護與她第一次見面便已知曉。
「要幫忙當然是沒問題,你...你們?」最後一個尾音提高,一護在加賀四周望了望,並無見到第三人。
此刻一護背後正好傳來一道聲音:「加賀。」轉身看見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他曾經見過,那女的卻是生面孔。
「修兵大哥也一起來啦!」加賀開心的說道,把一護拉上前,「隊長,我找到他了。」
燁對一護打量了一番,冷冷的開口:「你就是黑崎一護?」
面對燁的冷漠,一護不住感到反感,冷淡的的回應:「你又是誰?」
燁頓了頓,才緩緩開口:「五番隊新任隊長,柳生燁。」
一護呆了呆,轉過頭望著加賀:「那妳的身分是?」
「五番隊新任副隊長,森加賀參見!」加賀俏皮的回應,將手搭在頭上行了舉手禮,隨後又補了一句:「修兵大哥是九番隊副隊長喔。」
一護心想是什麼事竟能讓一名隊長與兩名副隊長來到現世,隨即又想起是關於破面之事。
「那麼你說的破面──」不讓他說完,燁立即打斷了他的話:「你若想知道是什麼事,必須先答應必須協助我們在現世進行任務。」
一護毫不猶豫,正想開口,燁卻又搶了話去:「並且保守秘密,絕不將此次任務告知任何人,包括你的夥伴。」
此刻風微微吹起,拂過眾人的臉龐。
一護思考了片刻,點點頭,「我答應。」
「好,」見一護爽快的答應,燁露出一抹笑,「加賀,妳告訴他吧。」
風也會保守秘密的。




數日後,四人整理了裝束,往報告出現的方向出發。
殊不知這一行將會影響許多事情,帶給一些人巨大的改變。
他們只是下定了決心,啟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