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午飯過後,土浦拿著琴譜往練習室走去。
「咦?怎麼有人在裡面?」正想開門的土浦,突然聽見裡頭的琴聲,手停留在門把上。
那琴聲有些生澀,好像是很久沒彈鋼琴的人心血來潮的演奏。
土浦朝門內望去,她長長的馬尾就像是註冊商標一樣,此刻安份的垂在背後。
「是小蒼啊...」土浦扭轉門把,卻看見她停止彈奏,雙手顫抖著。
土浦打開門,走到她身旁,「小蒼,妳...怎麼了嗎?」
小蒼轉過頭,一看見土浦,盈滿眼眶的淚水立刻滑落臉頰。
「對不起...對不起...我老是彈不好...」她遮住了臉,像是犯錯的孩子乞求著原諒般的哭泣。
土浦心頭一縮,拍拍她的肩膀,溫柔的開口:「到底怎麼了,可以跟我說嗎?」
看到小蒼的眼淚,土浦意外的心疼,像是心疼自己的孩子一般。
小蒼將手拿開,眼睛睜得大大的,彷彿這才發現在她眼前的並不是她以為的那個人。
她用手臂將眼淚抹去,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我...我以前很喜歡彈鋼琴。可是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卻總是達不到爸爸媽媽的期望...」她用充滿鼻音的聲音說著。
「爸爸也努力的教我、我也很努力練習,可是每次都彈不好,參加表演老是出錯,比賽時更糟...」隔壁傳來了大提琴的聲音。
「所以我就決定再也不要彈鋼琴了,爸爸聽了卻很生氣,我還跟他大吵了一架...」小蒼說著,用歉疚的眼神望著土浦。
土浦聽完了,坐到小蒼身旁,緩緩的開口:「我小時候曾經參加一場比賽,那時候我是全部參賽者裡彈的最棒的,可是卻沒有得到冠軍...」
「為什麼?」好奇心十分旺盛的小蒼立刻提問。
「因為我的年紀比其他人都小,他們覺得輸給一個小孩太丟臉了。」土浦笑了笑,淡淡的說。
「太可惡了吧?怎麼可以這樣?」小蒼替著他打抱不平,舉起拳頭揮了揮。
土浦安靜了一會兒,突然舉起手,開始演奏。
那是李斯特的『鐘』。
「我當時演奏的,就是這首曲子。」土浦輕輕的說,修長的手指在琴鍵上游走,一鍵一鍵紮實的按下,沒有猶豫。
「啊...」小蒼發出驚嘆聲,她記得這首曲子,記的特別清楚。
那是他第一次彈琴給她聽時所彈的曲子。
「小蒼,我彈琴給妳聽好不好?」當時鋼琴對她而言是新鮮有趣的,
雖然第一次聽到的曲子並不屬於輕快活潑,容易接受的曲子,但對小蒼來說,那便是使她愛上鋼琴的契機。
聽著這首曲子的小蒼,安靜的留下了淚。
土浦見狀,琴聲停了下來,「小蒼...?」
「土浦...可以借我靠一下嗎?」小蒼的聲音有些微弱,晶瑩的淚水緩緩從臉頰上滑落。
土浦愣了愣,隨即點點頭,溫柔的笑著。
小蒼之於他,並不是那種尷尬的存在,土浦總覺得跟她在一塊兒是理所當然的,卻說不上為什麼。
小蒼將眼淚抹去,也綻放出虛弱,但燦爛的笑,將頭輕輕的靠在土浦肩膀上。
「吶,土浦,你知道我最喜歡哪一首曲子嗎?」小蒼問著,滿足的閉上雙眼。
「...是什麼呢?」跟她的對話像個孩子一般,但土浦並不排斥。
小蒼抬起頭來,笑咪咪的看著土浦說:「小狗圓舞曲囉!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爸爸都會彈給我聽的。」
那活躍的弦律立即在耳邊迴盪起來,他們倆相視一笑,四隻手同時擺上琴鍵...
一顆一顆音符慢慢從幻想轉而為真實的弦律,四手聯彈顯得更加活潑。
小蒼笑了,是剛見面時,說著神祕話語的小蒼的笑。
土浦也笑了,他決定不再問為什麼,這分特殊的熟悉感是如此真實,也許就是他跟小蒼的牽絆。
午休鐘聲響起的時候,那輕快的樂聲部沒有停止,反倒是笑聲也加入了歡樂的音樂隊伍。


放學時,小蒼追上土浦,說要陪他一起回家。
「如果妳不怕被誤會的話,我是無所謂啦。」土浦聳聳肩,之前曾有過被誤會的經驗。
「沒關係啊,被誤會我感到很榮幸喔!」小蒼頑皮的說,在土浦身邊蹦蹦跳跳的。
土浦露出爽朗的笑容,他就是沒辦法對小蒼感到害臊或是不舒適的感覺。
「對了,妳的名字真的只有小蒼嗎?是姓還是名?」土浦隨口問問,即使小蒼不告訴他也無所謂的。
「不是姓也不是名,是我的綽號,爸爸都這麼叫我的。」小蒼糾正他,仍然避開了答案。
土浦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指著前方一個住家,「那是我家。」
「還是住在這裡啊...」
「那,明天見囉。」土浦開口,他開始期待與小蒼相處的日子。
「明天、明天啊...」小蒼歪了歪頭,似乎猶豫著什麼。
「明天,應該就不能見了。」她略為正經的說著,隨即又開口:「其實我的本名啊,是土浦蒼巳喔!」
土浦愣了愣,「妳也姓土浦啊...?」連這名字也是無比熟悉。
小蒼聽了,鼓起雙頰,不開心的說:「當然啦,這是一定的嘛!」
「還有還有喔,這是你幫我取的喔!」
「什、什麼?!」土浦睜大了眼睛,對小蒼無厘頭的話感到萬分疑惑。
「嗯,就是這樣。爸爸,謝謝你,我今天玩得很開心。以後再見囉!」小蒼並不回答他,說出了道別,立即轉身,奔離了土浦。
於是,在小蒼的身影消失了許久後,土浦仍站在自己家門前,傻傻的望著那早已消失在轉角的那有著如風一般活潑的背影。
而後,他輕輕閉上雙眼,「這樣啊...小蒼,可不可以告訴我,妳媽媽是誰?」
不知從何而來的微風拂上土浦的臉,跟小蒼出現時一樣。
他知道,小蒼離開了。
但她會出現在未來。

「我什麼都來不及問她就消失了。也許她是對的吧,預知未來不是什麼好事。但我不用問也能明白,她會在未來等我。」



《小蒼》
我瘋狂的奔上樓梯,那陣風果然又來了!
聽到土浦彈了那首曲子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對於鋼琴最純粹的熱愛,是只要能碰碰那琴鍵、能發出點聲音,心情就能為之振奮。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開始我竟忘了那份最初的感覺,因為表現與成績的重擔而昏了頭。
爸爸和媽媽一定也不希望我這樣子吧?我一定、一定要把心裡的感覺跟他們說,也要跟爸爸道歉。
風越來越強了,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在踏上二樓最後一級階梯時,我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我想,是風吧。

喘了喘氣,抬起頭來,已經是黃昏了,微弱的夕陽從窗戶斜射進來,我回來了。
「小蒼?小蒼?妳在哪裡?」我聽到樓下爸爸的叫喊聲,他們一定是因為我今天翹課才出來找我的。
我緩緩的走下樓梯,「爸爸!」沒有等他反應就上前抱住他,「你以前好帥喔!」
他愣了愣,溫柔的摸摸我的頭,「這我當然知道囉,小蒼。」爸爸不生氣了,他一定知道我說的話。
「小蒼,妳聽我說,爸爸跟媽媽討論過了,我們一直給妳太多壓力,才會讓妳對彈琴開始害怕的,對吧?」那聲音聽得出來有些蒼老,但卻依然沉穩。
我點點頭。
「以後我們不會再逼迫妳去參加比賽什麼的,當然如果妳決定要放棄鋼琴,我們也尊重──」
「不要,」不等爸爸說完,我立刻開口:「我要繼續彈鋼琴。」
「...好。」
對他而言經過多少年了呢?對我來說只是一下子的事,但對土浦來說是好多年的時間。
不過、不過...我知道再經過多少年,那份感覺還是不會變的,因為我們是父女啊!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悄悄話啊?」媽媽走了過來,狐疑的看著我們。
我和爸爸相視一笑,異口同聲的說:「是秘密!」

回家的時候,夕陽只剩不到一半掛在地平線那一端了。
我邁開步伐,朝著家的方向奔去,「我們快點回去吃飯啦,我好餓喔!」
土浦,今天一整天,我都過得很開心,謝謝你。
甩了甩身後的馬尾,我現在心裡只想著一件事。
明天一定要告訴裕美這個事情!


《全篇完》


土浦梁太郎,今天過得很開心。






下篇打得有點隨便  沒有檢查就直接送出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