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櫻。

妳數過心跳嗎?

其實,心跳是連一秒鐘都不能停的喔。

因為妳,我才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是如此跳動著。

是妳,溫暖了我的心。


***********************************************

 

放學後,爺爺託我到車站前的蛋糕店買點東西。

沿路,一棵棵櫻花樹都冒出了花苞,隨時準備綻放。

 


「我回來了。」

「蒼井君,你去哪裡了?我一直找你─」她跑到玄關。

「啊!那個是...」她搶走我手上的盒子。

「是季節限定的櫻花蛋糕耶!」她拿著盒子,不停旋轉著。

「...其他人呢?」我脫下鞋子,放到鞋櫃。

「他們都有事出門了。」她專注的看這蛋糕,小心翼翼的將它拿到廚房去。

還穿著水手服...連衣服都還沒換呢。

「一個給爺爺、一個給繪美阿姨,哥哥...不要,等他回來都發霉了...」

沒有我的份?

她將剩下的蛋糕用小盤子裝好,和兩杯茶一起放在拖盤上。

「蒼井君,我們一起吃吧!」

 


我們一起坐在緣廊上,看著那棵還沒綻放的櫻花樹。

「蒼井君,跟你說喔,我們家的櫻花超棒的!它會開出不同顏色的花呢!」

「哦?」我喝了一口茶,看她咬著櫻花麻糬,一邊踢著腳。

「有的花顏色很深很深,像是血紅色;有的又可以很淡很淡,好像透明的一樣喔!」

「那,妳最喜歡哪一種?」我靜靜的問。

「那種。」她伸出手,指著櫻花樹。

「那是...哪一種?」

「跟我來。」她站起身,朝櫻花樹跑了過去。

「妳看。」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到最低的樹枝上,那朵已經開了一點點的花苞。

我伸手想摘,她卻拉住我的手,叫我別摘。

「這種花啊,最頑皮也最笨了,以為早一點開花就可以待久一點,其實是最早落下的呢。」

我望著她的臉,沒有一絲的悲傷。

「蒼井君,我跟你說一個秘密,別人都不知道的喔!」

「什麼秘密?」

「就是,在櫻花樹快要盛開的時候,對著它許願的話,在櫻花凋謝以前願望就會實現喔!」

「啊?」這算什麼?

「不要一副我是笨蛋的樣子啦!我真的有試過,而且都成功囉!」

「例如呢?」我問著,並不怎麼相信她說的。

「...不行,那是秘密。」她紅了臉。

「好吧,那我就試試看好了。」我靠近樹幹,對它說著悄悄話。

「蒼井君,你許了什麼願?」她好奇的問。

「是秘密。」我朝她一笑,眼神仍停留在那朵櫻花上面。

「哼,蒼井君你這個小氣鬼!」

「真的想知道?」我低下頭,凝視著她。

「嗯!」她用力點了點頭。

「那不要動,眼睛閉上。」

果然是個傻瓜,竟然真的照做了。

於是,我彎下腰,輕輕的吻了她。

「蒼井君...」她摸摸嘴唇,臉紅紅的。

「妳說的沒錯,真的實現了呢。」我看著櫻花樹,知道它即將綻放光采。

 


父親過世了。

很突然,但我沒什麼感覺,只是照著大人的指示辦著喪事。

宮野家也來幫忙,她也來了。

穿著黑色和服的她,看起來有幾分俐落感。

媽媽在告別式上哭了。

畢竟也是一個她曾經深愛過的丈夫吧...

而我卻只是覺得,心靈有某個部份,徹底放鬆了...

父親走了,我也該離開這裡。

我和媽媽商量過,我會搬出去自己生活。

事情一處理完,我背上和當初來到這裡時相同的背包。

和爺爺與媽媽道別後,我來到後院,再看櫻花樹最後一眼。

「妳開的好美阿...」我對著櫻花樹說。

一片花瓣飄啊飄的,飄到了我手掌上,好像在對我的讚美道謝。

「蒼井君!」她的跑步聲從後方傳來,越來越大。

「你真的...要走?」我轉過身面對著她。

黑色的和服,還來不及換嗎...

「嗯。」

「那,等一下...」她並沒有極力挽留,只是將頭上的櫻花髮飾摘了下來。

「給你。」風一吹起,她的黑髮隨風飛舞著。

我接下了,用手緊緊握住。

「不可以忘記我喔...」她舉起手,摸摸我的左耳。

我緊緊的抱住她。

「不會的。」這輩子,只要是我還能呼吸的時刻,我都不會忘記妳。

在那棵櫻花樹下,我再一次,最後一次吻了她。

她的髮絲很柔軟、她的手很溫暖。

她的心,還熱切的跳動著。


這個春天,我看到了今生最美的櫻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