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你達達的馬蹄是我美麗的錯誤...囧?!)






「達達」的馬蹄聲傳來,皇宮外長長的一排馬車等候著入場,晚宴即將開始。

潔妮雅叫走了仕女,獨自坐在房間裡的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

「妳看看妳,」她指著鏡中自己的鼻頭,「頭髮竟然變成可怕的捲髮,還畫了濃妝,而且還穿這種累人又貴重的禮服!」

她對著自己抱怨,望著那不像是自己的自己。

「唉...」輕輕的嘆息聲,潔妮雅突然後悔了,如果那時她有請哥哥幫她取消就好了...

外頭響起敲門聲,「公主,妳準備好了嗎,舞會很快就要開始了。」淮亞特的聲音傳了進來。

「我...」潔妮雅支支吾吾的,不知該從何說起。

淮亞特似乎明白她的心思,於是開口:「公主對妳的裝扮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全身都不滿意。」潔妮雅誠實的開口,對不熟的仕女她說不出來,但是對淮亞特...她能夠說出心中的真實感受。

然而,淮亞特沉默了,『全身』實在太過於...

他正在思索的當兒,門突然打開,映入眼簾的是潔妮雅怒氣沖沖的臉。

「淮亞特,你進來幫忙。」她開口,不等淮亞特拒絕便將他拉了進來。

淮亞特停下腳步,沉穩的開口:「公主,侍衛是不能隨便進來公主的房間的。」

但潔妮雅卻像是完全沒聽見一樣,從浴室裡倒了一盆水。

「快點!我要卸妝,你幫我把頭髮上的假髮拆掉。」她任性的開口,似乎心意已決。

淮亞特愣了愣,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走到潔妮雅的背後,舉起雙手。

在他拆下假髮的同時,看著潔妮雅將臉上的濃妝一一洗淨,嘴角偷偷彎起一抹笑。

「公主即使不化妝,還是很漂亮的。」他緩緩開口,將剝除的假髮放在臉盆邊。

潔妮雅聽了,臉上一陣紅,隨後又頑皮的笑了笑:「嘿嘿,我早就知道了。」

「原來妳對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嘛!」桑克斯的聲音從門外傳入,他笑臉盈盈的推開門,手臂上掛了一件衣服。

「哥、哥哥!」潔妮雅發出驚訝的叫聲,臉上的紅暈變得更明顯。

「早就知道會這樣了,」桑克斯說著,將手臂上的衣服拿下,「拿去吧,是黛瑞拉幫妳挑的喔!」

「黛瑞拉...幫我挑的?」潔妮雅接下衣服,將它攤開來。

那不是放了鐵架的蓬蓬裙襬,而是一件長長的、輕柔的淡藍色禮服。

裙襬有些許的亮片裝飾,漂亮的兩層薄紗罩在上面,有種朦朧神秘之美。

胸前有著純白羽毛點綴,呈現淡雅的高貴。

「好漂亮...」潔妮雅看傻了,來回撫摸著禮服。

「好了,趕快換上它吧!」桑克斯拍拍她的頭,示意淮亞特跟他一塊兒出去。

 

「歡迎各位嘉賓蒞臨,我們的舞會很快便會開始了,希望...」國王大聲宣佈著,宮內許許多多的王親貴族都等待著,希望能一睹公主的丰采。

「聽說原本只是個鄉下姑娘呢。」「是啊,突然成為公主一定很不習慣的吧?」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閒聊著。

旁邊的樂隊奏著輕快的樂曲,這曲奏完,便是公主出場的時機了。

「公主,記住我們練習過的,慢慢走、微笑,記得扶著扶手。」二樓的樓梯前,淮亞特不忘再提醒潔妮雅一次。

「好。」潔妮雅點點頭,努力將恐懼與緊張感隨著口水吞下肚,心跳卻不斷加快。

淮亞特沉默了片刻,突然伸出一隻手摸摸她的頭。

潔妮雅驚愕的抬起頭看著他。

「如果...這樣能讓公主消除一點緊張的話...」淮亞特斷斷續續的說著,這是他第一次結巴。

潔妮雅露出了笑容,對他的行為感到好玩,「謝謝你,我覺得好多了。」

那厚實的手掌像是魔法,潔妮雅覺得不再那麼緊張,也不會害怕了。

「好!我要加油!」

 

「現在,讓我們歡迎今日的主角──潔妮雅公主入場!」司儀喊著,樂隊開始奏樂。

潔妮雅深吸一口氣,擺出自認最舒服的笑容,緩緩走下階梯。

全場無一人不盯著她看的,大家彷彿都屏息等待這一刻的出現。

潔妮雅將視線放在眾人的上空,她怕對上任何人的眼神便會慌張起來。

終於,在踏完最後一級階梯,她將顫抖的手交給早已來到樓下等候的淮亞特。

眾人拍拍手,心中對這公主的印象還不錯。

「我看應該原本就住在貴族家裡了吧?她走得很好呢。」「不,我很確定原本是個鄉下姑娘。」

「表現得很好,公主。」淮亞特用只有潔妮雅聽得到的聲音輕輕耳語著。

「謝謝。」潔妮雅心中的大石頭放了下來,呼吸也變得云稱。

開舞是由王子與王妃帶頭,他們很快的踏出步伐,隨著節奏舞著。

國王邀請了一位近親的夫人,兩人也熟練的走入舞池。

眾人也跟進,成雙成對的踏入舞池。

潔妮雅像棵樹似的站在原地,雙眼緊張的望著地面。

「潔妮雅公主,有這個榮幸邀請您與我共舞嗎?」一個裝扮華麗的男性走到她面前敬了禮。

「啊,好、好的。」潔妮雅看了看點點頭的淮亞特,也恭敬的敬了禮,與那名男性走入舞池。

樂曲是節奏稍快的圓舞曲。

「我叫做裴特力,是國王表妹的兒子,也算是公主您的表哥吧。」他禮貌性的自我介紹,和外表裝扮不同,是個高貴的紳士。

「你、你好...」潔妮雅緊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還得時時注意自己的步伐。

裴特力笑笑,「公主是第一次參加舞會吧?」他的動作十分優雅,還能配合潔妮雅不時的混亂腳步。

「是的。」潔妮雅回答,突然想起不久前還有兩個小夥子邀請她參加秋季舞會呢。

一曲舞畢,潔妮雅與裴特力分開來,裴特力敬了禮,「與您共舞十分愉快,公主。」

「我、我也是,非常感謝您邀我跳舞。」潔妮雅連忙敬了禮。

第二首曲子是慢板的華爾滋,另一位男性走上前來。

「公主,有榮幸請您跳舞嗎?」他穿著深綠色的禮服。

「好、好的。」潔妮雅鞠了躬,心理不知怎的卻有些排斥。

她甩甩頭,決定將這感覺拋諸腦後。

 


「真是無聊,舞會什麼時候會結束啊?」皇宮外,守門的其中一名士兵開口問著。

「拜託,才開始沒多久而已耶。」另一名回答。

不遠的暗處,幾名全身包裹著黑衣的人蹲著,手中拿著鋒利的匕首,正準備刺殺兩名士兵───

 





嗯...這個又停了一些時間

要不是中午偷瞄了一會兒心之谷

我大概還是沒有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