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真央靈術院。

「雛森?」

「在。」

「吉良?」

「在。」

「阿散井?」

「在!」

「森?」

「......」點名的時刻,卻有個人消失了。

「有誰知道森加賀去哪裡啦?」

「那傢伙,老是為了怪異的原因翹課不是嗎?」阿散井戀次雙手環臂,篤定的說。

「真是的,加賀每次都這樣...」雛森桃也開口,語氣有些擔心。

「可是,外面在下雨呢。」吉良井鶴看著窗外。

是阿,外頭在下著雨呢。

消失的時候,總是下著雨的。

......是巧合嗎?

 

 


校園的某一角,有棵枯萎的櫻花樹。

細瘦的枝幹上只有些零星的葉片,垂頭喪氣著像是凋零的老人。

「櫻花、櫻花、山櫻花...」加賀坐在樹下,撫摸著樹幹。

天空落下的雨不時穿過稀疏的枝葉,滴落在她身上。

「奔馳、奔馳在田間小路...」加賀閉上了雙眼,輕輕的唱著。

她生病了。

加賀將耳朵貼進樹幹,像在傾聽,傾聽她的痛苦。

雨滴彷彿是淚水,哽咽著訴說著些什麼。

加賀的眉毛微微皺起,表情有些悲傷。

不遠處,三個模糊的人影正觀看著這幅哀傷的畫面。

「森...她在做什麼?」吉良開口。

「自從那顆櫻花樹生病之後,加賀好像就一直悶悶不樂的...」細心的雛森提起。

「而且,聽說那是學校裡的唯一一棵櫻花樹。」

阿散井在兩人後面,哼了一聲:「不過就是棵樹嘛!有什麼好難過的?」他雙手擺在後頭,仰著天。

「阿散井,樹也是有生命的!」雛森白了他一眼,「不過加賀會那麼悲傷,一定是因為曾經有著什麼不好的回憶吧...」

阿散井聽了,朝櫻花樹的方向望去,不再嗤之以鼻,「不好的回憶...嗎?」

天空逐漸放晴了。

 

 


「書來了。」中央圖書館,吉良抱了一大疊書來到另外兩人面前。

「那麼多,要從何看起啊?」阿散井站起身,拍拍幾乎和他一般高的書堆。

「吉良...這些書跟我們要的不太一樣吧?」雛森拿起一本,望著書名,疑惑的開口。

「嗯哼,」吉良清了清喉嚨,「我認為,凡事都要穩紮穩打,從基礎開始,這樣才能對所要追求的知識了解透徹、融會貫

通──」

「我們哪有那麼多閒工夫把這些看完啊?要是不快一點的話,春天馬上就要來了耶!」阿散井打斷他的話,大聲吼著。

四周的空氣沉寂了片刻,方才在二十公尺外的圖書管理員以疑似瞬步的速度來到了三人面前。

「圖書館內請勿大聲喧嘩。」她推推眼鏡,語氣平板。

「是...」

 

 


春天。

加賀沒有再去那棵櫻花樹下,聽說不久後她就要被砍斷了。

「吶吶,我剛剛聽隔壁班的堂本說,南流魂街有很多櫻花樹,都開了很美的櫻花呢!」

「真的嗎?好想去看看喔!可是流魂街那種地方我們又不能去...」

加賀踏著步伐,默默的聽著旁人的對話。

她想,那棵櫻花樹一定很想到外頭去,和同伴們一同盛開、一同享受那紛飛著的美麗喜悅。

為什麼要進來呢?最後卻落得病死的下場。

自己好像跟她一樣,遠離了原本所屬的地方,在新環境卻又似乎不是那麼搭調。

自從在現世演習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每次去九番隊修兵大哥,他都顯得心不在焉。

直屬的學姊柳生,在前幾天突然畢業了。

好朋友雛森等人,最近似乎也在忙著什麼,彼此的對話越來越少。

這裡的一切彷彿離加賀越來越遠,她好害怕,害怕這些事物都將離她遠去,自己變得跟櫻花樹一樣。

孤獨的死去。

 

 

於是,當天空又飄起毛毛細雨之時,她決定去見她最後一面,感覺像是跟自己道別。

而當她望著漫天飛舞的粉紅出現在面前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是說那棵櫻花樹要被砍掉了嗎?明明開得那麼漂亮!」

「我聽說那棵樹生病了啊...」

雛森的臉突然出現在加賀眼前,她微笑著說:「加賀,喜歡嗎?我們看妳替這棵樹煩心,所以很努力的救活她了喔!」

加賀露出許久不見的招牌笑容,眼角泛著淚光,她不再在意旁人的耳語了。

「..喜歡,我、我好喜歡你們!」她喊著,朝那滿天的粉紅奔去。

那天的櫻花雨、那天一同唱的歌,是這輩子最美、最難以忘懷的畫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