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鐵欄的強度並不強,一護使出月牙天衝便將之斬斷了。

「加賀,我們走吧──」一護回頭,發現加賀卻凝視著遠方。是那小山丘上的櫻花樹。


她就這樣傻傻的望著,一動也不動,眼看火勢蔓延,就要燒到她──


「...可惡!妳在搞什麼?」一護大吼了一聲,隻手攔腰抱起加賀,一邊使用斬擊劈開火勢。


一護抱著她來到離大火稍遠的草地上,才將她放下。


加賀站著,仍然望著那棵櫻花樹,她知道那裡是哪裡...


「嗚!」像是啪的一聲,劇烈的疼痛佔據了腦袋,她剛剛明明想起來了阿!那裡、那裡是...


「──約定的櫻花樹!」加賀大喊出聲,立刻朝著小山丘衝去。


一護見狀,立刻攔下加賀「妳在做什麼?過去的話會被燒到的!」然而他卻看到了加賀盈滿淚水的臉頰。


「加賀?」一護傻住,他認得這樣的臉龐,失去的痛苦、再也無法挽回的悲傷。


加賀完全不理他,拔出了斬魄刀,「颻颺吧,赤風!」在旋風中她又大喊出聲,「東風──之鎖!」


那陣旋風立刻朝著小山丘上的櫻花樹吹去,盤旋成圓形,將櫻花樹包圍住形成密閉的空間。


不消多少時間,氧氣便用光,火也熄了。


風停了之後,殘餘的是已燒成焦黑的樹木枝幹,粉嫩的櫻花也早已成為灰燼。


「沒有了...都沒有了...」加賀拿著斬魄刀的手鬆了,刀掉到地上,輕脆的『鏘』一聲。


「加賀...」一護上前,沒有多問,似乎懂加賀的感受。


「從當上死神的那一刻起,生前的事情應該都會全部遺忘的,可是...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全部...」加賀模糊的說著,聲音因哽咽而變
得沙啞。


「爸爸跟媽媽...是為了救我而被虛殺死的...」這就是她為什麼會不由自主的如此痛恨虛、痛恨濫殺無辜的原因了。



一護沒有開口,也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也許是懂說什麼也無法撫平傷痛,他只是輕輕拍著她的肩。


「對不起,一護,可以借我靠一下嗎?」加賀把頭輕輕的靠在一護胸膛上,手輕輕的抓著他的衣服。


也許是因為曾經體會過失去至親痛苦的感受,一護並沒有拒絕,他舉起手,溫柔的摸摸加賀的頭。

 

 



這究竟是什麼?  請待下回分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