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櫻。
    
你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我覺得妳是個大傻瓜,但也覺得妳很特別。
    
真的,妳是獨一無二的。
    
這輩子,只要是我能夠呼吸的時刻,我都不會忘記你的。
    
    
*********************************************************
    
季節:夏。
    
    
我背著只裝了幾件衣物的背包,站在這間大宅子前。
    
在父親長期的酗酒與吸煙下,他的身體終於無法負荷,住院了。
    
老實說,一點感覺都沒有。
    
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從不曾擁有過父愛,我始終不懂,當初離婚時父親為何堅持要留下我?
    
而我,現在站在這棟傳統日式建築前面,看著門牌上寫著『宮野』二字。
    
媽媽說她在這裡工作。
    
她說自己過得很快樂,而我也相信。

每每寄來的信中,都洋溢著幸福。
    
「咿呀~」門應聲打開,媽媽就站在門前。
    
「蒼井,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找不到這兒呢。」媽媽上前抱抱我。
    
母親身上的香氣,依舊...
    
「好久不見了,媽。」
    
    
    
「宮野先生...你應該稱呼他宮野爺爺,是這個家的主人。他的獨生子夫婦倆,在幾年前的車禍中去世了,你可要有禮貌喔!」
    
媽媽帶領我走向大廳。
    
「對了,小櫻應該回來了...」
    
「小櫻?」我開口問。
    
「嗯,他是宮野先生的孫女...」
    
媽媽的聲音逐漸轉小,我的注意力被緣廊外的景象給吸引住了。
    
許多各式的花草生長在這裡,感覺十分清幽。
    
然後,我看到了她。
    
一個女孩爬到樹上,正試圖將鳥窩擺回原位。
    
她身上穿著制服,是水手服。
    
「小櫻!」媽媽出聲叫道。

「繪美阿姨!」她叫著媽媽的名字,轉過頭來,將她那頭紮起馬尾的常常黑髮甩了過去。
    
「不是告訴過妳,不要做這種危險的事嗎?萬一跌下來了怎麼辦呢?」
    
「放心啦,繪美阿姨,我在幫小啾把牠的家放回去啊。」她天真的說,腳下的樹枝正逐漸斷裂─
    
「危險阿!」伴隨著母親的叫聲,我衝了過去。
    
「啪!」的一聲,樹枝斷裂,我也成功的讓那女孩跌到了我背上。
    
「痛死了...」我痛苦的摸摸背部。
    
「得救了。謝謝...」
    
    
    
「好了。」在宮野爺爺為我推拿筋骨後,背部感覺好多了。
    
但還是很痛。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那個女孩不停的向我道歉。
    
「沒關係...」
    
「這是我孫女,宮野櫻。」宮野爺爺正式介紹道。
    
「你好,我是宮野櫻,請多多指教。」她規矩的敬了個禮。
    
「妳好,我叫...雪村蒼井。」
    
    
    
「蒼野君,你比我大一歲,對不對?」上學的途中,宮野櫻這麼問我。
    
「嗯。」
    
「那麼蒼井君就是高二生囉?」
    
「嗯。」那是當然。
    
「高二與高一...有什麼差別嗎?」她似乎很喜歡提問。
    
「沒什麼差別...」
    
    
    
轉到這間學校,很巧的遇到了國中時的損友。
    
「哇,你怎麼轉到這來啦?」他叫中田,從國中時就是個混混。
    
「家庭因素。」我擺明了不想透露。
    
「是嗎...你的興趣是什麼,要參加什麼社團嗎?」中田宣稱自己是個超級情報網。
    
我的興趣阿...
    
劍道、繪畫、茶道。
    
「怎麼盡是些怪異的興趣啊?」中田抱怨著。
    
「不過,學校倒是有個劍道社就是了,聽說社長還是女生呢...」
    
宮野櫻。
    
「蒼井君,歡迎加入劍道社!」
    
從此,我很少去社團。
    
    
    
「我們家小櫻的劍道,可是非常厲害的呢!」一日,爺爺向我誇耀著。
    
他要我叫他爺爺,不要加宮野。
    
「我哥哥才厲害呢!他現在已經是外面的教練了!」我們一同坐在緣廊,看著她揮劍。
    
「是嗎...」
    
    
    
現在是夏天,後院那棵最大的櫻花樹,正冒著鮮綠的葉片。
    
而我來到了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