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潔妮雅。」

「是!」潔妮雅聽到叫喚,習慣性的回答了一聲。

「妳...什麼時候要告知他們呢?」是桑克斯,他客氣的問著。

「我...不知道。」

「要我幫妳告知他們嗎?」桑克斯貼心的問著。

「嗯...麻煩你了。」潔妮雅還是無法說出口。

 


「什麼?你說潔妮雅她、她...?!」中午,大家都不敢相信耳朵所聽到的。

「是的,她是公主。」桑克斯正經的說著,順便說明了自己與淮亞特的身分與本名。

「王子?!」麗莎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是,其實我們原本也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就找到潔妮雅了...」

「可是,你們確定你們要找的就是潔妮雅嗎?」緋力懷疑著。

桑克斯看著潔妮雅。

「沒有錯...因為他知道..那個痣...」潔妮雅吞吞吐吐的,說不出完整的話。

「妳是說,那個痣?」麗莎驚呼。

潔妮雅點點頭,臉上映起一陣緋紅。

「潔妮雅姊姊,公主...很厲害嗎?」還小的特洛伊不懂事情的震驚性,天真的問著。

「當然厲害囉,可是國王的女兒呢!」麗莎蹲了下來,對著兒子說教。

「所以,我們想帶她回皇宮去。」桑克斯辦事絲毫不囉唆,立刻繼續話題。

「皇宮...那能夠回來嗎?」

「我想很難了。」緋力拍拍老婆的肩,兩人對望著。

「潔妮雅姊姊,妳要去哪裡阿?」

「我要去很遠的地方了,可能...再也回不來了...」潔妮雅蹲下,搭著特洛伊的肩,眼眶已經溢滿了淚。

「為什麼?不能等一下就回來嗎?」特洛伊不明白,歪著頭繼續詢問。

「特洛伊,潔妮雅姊姊是公主喔,她要回皇宮去了,所以以後可能看不到她了。」麗莎對著特洛伊說。

「麗莎...」

「潔妮雅,這樣妳就找到親人了,不是嗎?這樣是最好不過的了。」緋力對著潔妮雅說。

「緋力...」潔妮雅再也忍不住,淚水滑下了臉頰。

「我們先出去吧。」桑克斯對淮亞特說著,兩人便走出了門口。

 


不久後,潔妮雅走了出來。

「我準備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潔妮雅抹抹眼睛,仍然紅腫。

「現在就要出發嗎?」桑克斯有點驚訝。

「嗯。」潔妮雅回答。

「那...我們先去收東西,待會兒就出發。」桑克斯看看淮亞特,兩人一同走入店中。

潔妮雅獨自一人站著,接著又蹲了下來。

「我會一直、一直很想...很想你們的...」

正午的艷陽照著,滴落的淚水,不一會兒就被蒸發了。

 


***********************************************************************************************************




「那個...」馬車裡,潔妮雅與桑克斯坐在一塊兒,淮亞特則在外頭駕著馬車。

「不嫌棄的話,就叫我哥哥吧。」桑克斯展開爽朗的笑容。

「哥..哥哥。」潔妮雅羞赧的叫著,心中卻有一股溫暖的感覺。

「可以問你...關於我們父母的事情嗎?」

「當然可以囉。妳應該知道,皇后在十年前,在與鄰國的戰爭中過世的。」

「嗯。」雖然與母親素未謀面,但潔妮雅卻不自覺的感到難受。

「那時候妳才兩歲,我也才七歲。聽父王說,抱著你逃命的褓姆不幸中彈,在死前將你託給了其他人,後來就再也沒了消息。」

說到這裡,桑克斯摸摸潔妮雅的頭。

「幸好找到妳了。」

「那麼再後來呢?」潔妮雅急於知道關於自己與親人的一切。

「沒有什麼後來了,後來我長大,妳也長大了,然後我就找到妳了。」

「只有這樣?」潔妮雅不禁失望。

「妳怎麼不問我之前呢?我記得妳剛出生的那天,我一直哭個不停,因為大家都跑去看公主誕生,不管我這個王子了。」

桑克斯彎起一抹溫馨的笑容,憶起往事。

「妳剛滿月的時候,父王堅持要盛大慶祝,母后卻說不要如此大費周章,兩個人大吵了一架呢!」

「結果怎麼樣?」

「結果妳就哭啦,哭得整個皇宮不得安寧呢。最後父王只好妥協,所以就不慶祝囉。」

「說真的,自從妳出生後,我這個王子根本就不受人重視了,每次大家都說公主好可愛的,那時候我很討厭妳呢。」

「討厭我?」

「對阿,不論如何都是哥哥錯、哥哥要讓妹妹,所以我很討厭妳。直到─」

「直到?」

「有一次我們一起出去玩時,妳摘了一朵花送給我。」

「花?」

「嗯,妳摘了我最喜歡的扶桑花,憨憨的笑著要送給我。從那個時候起,我就變得好愛你這個妹妹喔!」

「來吧,來個抱抱吧!」桑克斯展開雙懷,笑著。

「什麼阿...」潔妮亞被他突如起來的話給嚇到了。

「沒關係,以後妳就會習慣了。」桑克斯疼愛的摸摸潔妮雅的頭。

潔妮雅偷偷的,彎起一抹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