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次日早晨,窗外仍然下著大雨。

憶葵迷濛的睜開眼,昨晚的淚痕還殘留在臉上。

摸摸紅腫的雙眼,憶葵悲傷的嘆了口氣。

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姐,出來了啦!妳已經待在房間一個早上了耶!」憶晨敲著門,已經是中午了。

「憶晨,我問你......」

「碩宇哥沒有回去啦,昨天與下得太大了,今天也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家。」

「是喔...」這樣,她就更沒膽出去了。

「姐,妳昨天是不是跟碩宇哥吵架阿?還有開門讓我進去啦!」

「好啦好啦。」憶葵開門,等憶晨進來又鎖上門。

「妳幹麻鎖門阿?那麼膽小。」

「我是真的很膽小吧......」反常的,憶葵沒有跟憶晨鬥嘴。

「......算了,妳昨天跟碩宇哥吵架噢?」

「嗯...」

「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怎麼樣阿...」憶葵的心揪在一起,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很痛。

「就是跟碩宇哥吵架之後,妳有什麼感想?」憶晨說得像個記者似的。

「你知道他自己一個人住嗎?」憶葵沒有回答,只是問著。

「知道阿。」

「為什麼你知道,我不知道?」憶葵越來越不知所云。

「那還要問阿,你們兩個每次都在吵來吵去,我可沒看過哪次有平靜的對話過的。」憶晨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

「我要怎麼辦阿...」

「什麼怎麼辦,妳覺得妳錯了就跟他道歉阿。」

「你認為我說得出來嗎?」憶葵指著自己。憶晨也知道她是個超愛面子超倔強的女生。

「說不出來也得說囉~好了,趕快出來吃飯啦。」憶晨起身,拍拍憶葵便走出房間了。

「叫我怎麼說出口嘛......」胸口悶悶的,好難受。


午餐,大家異常的沉默。

「媽呢?」憶葵問,眼神始終飄忽不定。

「她因為太生氣,所以約了很多婆婆媽媽出去喝下午茶。」憶晨說著,一邊攪拌著濃湯。

「喔......」他不敢望向易碩宇,深怕一看到他就會大哭出來。

她真的很想道歉,但不說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從母親回來到晚上,他們兩個沒有說半句話,也沒有對到一眼。

「小葵阿,叫憶晨去洗澡了吧?」

「我不要。」誰叫他跟易朔宇在房間裡打電動呢。

「咦?為什麼不要阿?」母親疑惑,坐在憶葵旁邊。

「沒什麼......」憶葵低著頭,看不出來表情。

「小葵,妳弟說妳跟碩宇吵架,是真的?」

「嗯。」

「想道歉的話,要把握機會喔。」母親沒有追問什麼,說了這麼一句便起身離開了。

「我也想...可是我真的....做不出來...」憶葵差點又縮在一起了。

憶晨走來客廳,看到憶葵在沙發上發呆。

「妳在幹麻阿?」他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

「咦?你不是跟易碩宇在玩電動嗎?」

「哦,他去洗澡了,洗完換我洗。」憶晨平淡的描述,遙控器轉到氣象預報。

「預計這場豪大雨會一直延續到凌晨左右,明早....」

憶葵起身離開客廳,憶晨沒有什麼反應。

總是要做出決定的吧?

這麼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可是......

 

蹲坐在易碩宇住的客房門外,憶葵雙手圈住膝蓋。

「我知道你不在裡面,這樣好像很蠢,可是......」憶葵對著無人的客房說道。

「昨天很對不起,我不應該那麼衝動就說那些話的,我說你不了解我,但其實...其實我更不了解你。

根本不知道你的狀況就隨便亂說,但我當時真的很難過......這樣像不是像是藉口阿......?

對不起,是我不好,對不起......」憶葵將頭埋入膝蓋,獨自難過著。

突然想起,易碩宇洗完早出來一定會看到她,憶葵連忙起身。

但一起身便看到了他,憶葵愣愣的,立刻匆忙跑走。

易碩宇望著她的背影,笑了。

早就洗好澡的他,只是站在牆角聽她說話。

聽完她說的話,本來很沉悶的感覺頓時鬆開,他才知道自己那麼在意她。


「姐,換妳去洗澡囉!」憶晨敲敲門。

「喔。」憶葵心不在焉的,拿了浴巾便走進浴室。

打開水龍頭,衝著熱水,剛剛的話他有沒有聽到?

如果聽到了......他會怎麼想?

「會原諒我嗎?」憶葵想著,但或許不會。

精神恍惚的洗完澡,憶葵圍上浴巾便走出浴室,忘了有別人......

她和正好走過的他對上眼,一瞬間空氣凝結。

憶葵沒有尖叫,只是快速回身關上門。

她的臉大紅,看著自己只裹著圍巾的身體,不太妥當......

忽然,門外有聲音,是易碩宇往後靠在門上。

「妳剛剛在房間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他的頭向上仰,一個迷人的微笑,可惜她看不到。

「都聽到......?」憶葵在門內,雙手緊抓著浴巾。

「其實我也有錯,不該跟妳這個千金大姐計較的。」易朔宇語氣十足是調侃。

「你......」聽出他似乎不生氣了,憶葵心裡鬆了一口氣,也不再悶悶的了。

「對了,妳最好不要再這麼大意,要是再讓我看到妳那樣子......怎麼說我也是血氣方剛的青年阿~」易碩宇說完便離開了。

「血氣方剛......」憶葵想著,臉發燒了。

但,她笑了,至少他沒有生氣,至少還可以回到以前的相處模式。

偷偷打開門,確定沒人後,她悄悄的跑回房間。

 

「蘇憶晨,你怎麼還不洗澡阿?」闖進打電動的房間,憶葵吼著。

「快好了啦,這個打完就去洗。」憶晨緊盯著電視螢幕,PS2手把緊抓不放。

「拜託,這麼簡單的你打那麼久喔,換我來。」搶過手把,螢幕上的遊戲是無雙OROCHI。

「你趕快去洗澡啦。」憶葵取代憶晨的位置,坐在易碩宇旁邊。

「那個...謝謝。」憶葵開口,竟有點少女的害羞。

「謝謝?」易碩宇不懂,是因為剛剛他幫她砍掉一個武將嗎?

「你...不生氣。」

「我本來就不該生氣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發怒。」易碩宇輕鬆的說,順手殺掉敵方主大將。

「我平時不會那樣的,只是昨天...是真的期待好久爸爸回來,可是...對不起,我不應該亂說話的。」

「我說沒關係了。」易碩宇說,逕自挑了下一個戰役。

「嘿,你知道嗎?你跟一般的人很不一樣耶。」憶葵說,選了她最愛用的小喬。

「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他說,按下淺井長政。

「看到別人我都沒有什麼感覺,可是看到你,會有種特別急躁的感覺...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心跳加快?」易碩宇問,偷偷的笑了起來。

「嗯,會有。」憶葵很誠實,她又選了平時很喜歡的稻姬。

「那會臉紅嗎?」他繼續問,點選好用的趙雲。

「有時候啦......」最後,她很謹慎的選擇了星彩。

「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他選擇呂布,夠強。

「不知道。」坦率的回答,憶葵等待遊戲開始。

「妳喜歡我。」毫不避諱,是跟平常的平淡語氣不太一樣的。

「咦?怎麼可能?!」憶葵驚訝的看著他,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為什麼不可能?」他問,遊戲開始。

「因為...你是易碩宇欸......」

「試試看就知道了。」他放開手把,低頭靠近憶葵。

憶葵瞪大了雙眼,心跳頓時被擾亂的狂跳不停。

她好像快要得心臟病死掉了。原來,這就是初吻......

 

「怎麼樣?」他離開億葵的臉,拿起手把繼續遊戲。

「我快死了......」憶葵傻傻的說著,稻姬快被砍死了沒錯。

「不知道嗎?」易碩宇輕鬆的說著,使用淺井長政幫稻姬周圍的人砍死。

「那再試一次好了。」語畢,又一次靠近憶葵。

「?!」

頓時,那種甜甜的、軟軟的幸福,像天女散花一樣,散落了滿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koaction 的頭像
aikoaction

蔚藍‧夢‧飛行船

aiko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